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007 四年后

  四年后……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斑驳的洒在地上,时小棠和沈青如一起漫步在M国的街头。
  这是一个经济极为发达的沿海国家。
  而她们所在的H市,更是这个国家的经济、旅游中心。
  享受着这个城市悠闲浪漫的气息,沈青如深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的放松之色:“忙里偷闲,总算是请了年假,出来旅游了。”
  毕业之后,沈青如留在医院做了护士,时小棠则去了警局做警察。
  只是……一想到几年前的事,沈青如还是不免有些困惑。
  “小棠,你当初,怎么就突然想起转行去做警察了啊?”
  时隔几年,时小棠虽然已经走出了曾经的阴影。
  但是当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眼神里的不自然还是一闪而过。
  时小棠微微一笑,开口道:“可能是……突然发现自己不适合做一名护士吧。”
  是了,当年的事,她谁也没有提起过,包括她最好的闺蜜,沈青如。
  沈青如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当一名警察也挺好的,一入警局,就被奉为警花,每天身边那么多警察哥哥宠着,可不像我们这当护士的,出力不讨好,每天被病人呼来喝去,动作稍微慢点还会被骂。小棠,你知道吗,上次居然还有一个病人直呼我服务员!服务员诶!真是气死我了!”
  听到沈青如的玩笑话,时小棠噗嗤一笑:“什么警花不警花的,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不过是警局的女同志比较少,随便一个年轻的女警察进局里,大家都会开玩笑的这么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沈青如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看着时小棠问道,“小棠,你对乔子墨,到底什么感觉?”
  要知道,这位乔大公子可是整整追了时小棠四年。
  哪怕她当时那么毫不留情的拒绝人家,人家还是对她不离不弃。
  任凭安西娜怎么在中间搅弄风云,愣是阻挡不住乔子墨追时小棠的步伐。
  就是再难追的姑娘,四年也该追到手了吧。
  更何况,乔大公子长得帅、性格又好,家庭条件还特别优越,甚至比安家还要强势几分。
  这么好的条件,一般姑娘倒贴都来不及吧,只有时小棠这样的傻丫头才不停的拒绝人家。
  这么一个优质好男人,沈青如才不相信,时小棠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
  然而,听到沈青如这个问题,时小棠却是微微走神。
  当年,她答应过安西娜,和乔子墨断绝来往。
  她原本以为,只要自己态度强硬一些,乔子墨便不会再来找她。
  谁知,她狠话也说过了,躲也躲过了,他却依旧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
  是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是块儿石头,心也该焐热了,更何况,她也是对他心存好感的。
  只是,碍于安西娜,她始终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告白,和他在一起。
  沈青如站在闺蜜的立场上轻声安慰道:“小棠,你要是也对他有感觉,不如试着去接受他。”
  乔子墨这么好的男人,沈青如不想让时小棠留有遗憾。
  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公厕,沈青如开口道:“小棠,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哈,我去下洗手间。”
  时小棠点了点头:“好,我等你。”
  沈青如走进公厕之后,时小棠便站在外面,有些百无聊赖的数着地上的文理分明的地砖打发着时间。
  “站住!”
  “别跑!”
  “抓住她!”
  “……”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时小棠只觉得一道单薄的人影从自己身前飘过,头上蓦地一沉,不知道谁将一顶鸭舌帽扣到了她头上。
  当时小棠一脸懵逼的往身后看过去的时候,街道上,早已经恢复了来来往往的人流,哪还有什么异常。
  奇怪?
  刚才过去的人是谁?
  又为什么忽然扣帽子给她?
  就在时小棠一脸疑惑的时候,只见身前一片阴影投了下来。
  她一抬头,便看到几个又高又壮的男人走跑过来,毫不怜香惜玉的抓上了她的胳膊。
  看着这几个男人来者不善的模样,时小棠当下一惊,有些防备的开口道:“你们要做什么?”
  M国一向治安良好,难不成还有人敢当街绑架?
  为首的男人语气冰冷道:“你偷了厉先生的东西,和我们走一趟!”
  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往前走。
  听到男人的话,时小棠顿时大惊失色。
  什么?
  偷东西?
  “喂,你们搞错了,我没有偷东西!”
  被他们硬生生的推着往前走着,时小棠边挣扎,边大声喊着。
  她怎么会偷东西?
  她可是一名警察!
  对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她严惩不贷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偷别人的东西!
  再说,她刚才站那里都没动过的好吗,她连他们口中所说的厉先生是谁都不清楚,又怎么可能会去偷他的东西?
  帽子?
  时小棠忽然想起自己头顶多出来的帽子,顿时呼吸一窒。
  难道,是刚才那个从她身前经过,给她扣帽子的那个人干的,想要栽赃陷害给她?
  她身上穿的,是最简单的牛仔裤、帆布鞋,身上的文化衫,来H市旅游的几乎人手一件。
  这样的装扮太容易撞衫了。
  若是因为一顶帽子,他们便认定偷东西的人是她的话……那么未免也太荒诞了。
  “喂,你们放开我,这个帽子不是我的,是有人经过扣我头上的,她已经往那边跑去了,你们去抓她啊!”
  什么嘛!
  扣帽子、扣帽子,还真扣了一个偷窃的大帽子给她。
  然而,任凭时小棠怎么解释,怎么喊都没用。
  这几个男人愣是不放过她,愣是秉着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个态度,将她给强行带走了。
  来到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轿车前,为首的男人微微低头,毕恭毕敬的向车上的男人请示道:“厉先生,人抓到了。”
  虽然隔着车窗,看不到男人的脸。
  时小棠还是不停的为自己辩解着:“你们抓错人了!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偷东西!”
  然而,男人却根本没耐心听从她的辩解。
  “带回去!”车厢里,传来一道冷漠低沉的声音。
  兰博基尼载着男人离开以后,时小棠也被蒙上眼罩,强行塞进了一辆中档轿车里。
  车子沿着马路越走越远,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在一幢富丽堂皇、犹如宫殿一般的私人别墅前停了下来。
  解开眼罩,刺目的阳光晃得时小棠眯了眯眼。
  “进去!”
  还没等时小棠适应了骤然的光亮,她已经被粗鲁的推进了客厅里。
  奢华无比的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男人笔直的双腿优雅的交叠着,胳膊随意搭在沙发背上。
  他身材高大挺拔,周身散发出尊贵、霸道的气场。
  立体的五官,轮廓深邃,英俊的面容,完美到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
  几名西装笔挺的男人恭敬的站在两侧,更是让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冰冷严肃了许多。
  时小棠的目光一下子注意到了沙发上的男人,想必,他就是这些口中所说的“厉先生”吧。
  她不否认,他几乎是她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人,英俊的仿若天上耀眼的星辰,任何偶像明星在他面前都会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原本以为“厉先生”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却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年轻俊美,还带点混血。
  现实与想象中偏差太大,时小棠不由的微微愣神。
  沙发上的男人目光幽冷的看向她,薄唇微启:“东西呢?”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
  什么东西?
  她连他丢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他却问她东西在哪儿?
  还有没有天理了!
  时小棠深吸了一口气,迎上男人的目光,再次开口解释道:“这位先生,我是来M国旅游的,我真的不知道你丢的是什么东西,你的东西也不是我偷你,你们真的找错人了!”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