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001 神秘的病人

  A市。
  温馨医院门口。
  在夜幕的笼罩之下,一排低调而又奢华的黑色轿车缓缓停了下来,尽显神秘之色。
  “厉先生,医院到了。”一声毕恭毕敬的轻唤。
  后座车门打开,探出来一条笔直修长的腿。
  厉凌风在一群训练有素的手下的簇拥之下,缓步踏进了医院大门。
  配药室里。
  时小棠手忙脚乱的将酒精、纱布、止血药、剪刀等东西一样不落的放进托盘里,匆匆往外跑去。
  时小棠是A市医科大学护理系的大一学生,今天是她放暑假的第三天,也是她来温馨医院实习的第二天,她很珍惜这次的实习机会。
  十分钟前,医院来了一位神秘而又尊贵的病人。
  虽说只是普通的皮外伤,整个科室还是紧张的快要疯掉了,就连院长大人都被惊动了。
  “护士长,东西拿来了!”
  一身粉色护士服的时小棠急匆匆的端着托盘,赶到了病房门口,将东西交到了护士长手里。
  护士长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进病房为病人包扎伤口,却被站在门口的黑衣男人拦了下来。
  黑衣男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戴着墨镜,不苟言笑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慑人,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的视线在几位年轻的护士脸上扫视一圈,随后,抬手一指时小棠:“你,进去!”
  时小棠娇俏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她乌黑的眼睛瞬间睁大,很是惊讶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
  男人冷漠的点头:“就你!”
  别说时小棠,就连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都震惊了。
  时小棠刚来医院实习不过两天,给小猫小狗包扎个伤口都胆战心惊,更何况,对方看起来这么大有来头。
  万一处理不好伤口……
  不光时小棠有危险,他们全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院长大人在一旁陪着笑,开口道:“这个小护士刚来,没什么经验,恐怕唐突了先生,您看,换个人进去怎么样?”
  同样穿着护士服站在一旁的沈青如抿了抿嘴唇,自告奋勇的开口道:“我来吧。”
  不管怎么样,她比时小棠年长几岁,来医院实习的时间比时小棠长,手法肯定也更加娴熟,她进去肯定比时小棠更合适。
  听到沈青如的话,时小棠知道她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这么做,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感激。
  然而,沈青如刚往前迈了一步,便被男人紧紧地扣住了肩膀。
  男人死死的盯着时小棠,面无表情的脸上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似乎是认准了她。
  一阵沉默之后,时小棠终于还是咬了咬唇,选择了妥协。
  “……我去!”
  门口站着一排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年轻男人,恐怕她不进去,也会被他们强行丢进去。
  只是有些不明白,这么一位身份尊贵而又神秘危险的人物,为什么偏偏选择让她这个毫无任何经验可言的实习护士来帮他处理伤口。
  不知道,会不会遇到生命危险。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沈青如偷偷拉了拉时小棠的衣角,似是对她无声的鼓励。
  哪怕心中紧张的要死,时小棠还是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让她别那么担心。
  病房门打开,时小棠被推进了房间。
  “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病房里面漆黑一片,她瞬间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压抑、紧张的气息随着黑暗一同向她席卷而来。
  人在黑暗之中,处于未知的环境中,是最容易产生恐惧感的。
  尤其,对方还是这样一位神秘而又危险的人物。
  时小棠有些紧张,手心里面微微冒着些薄汗,她鼓起勇气开口道:“先生,我来为您处理伤口,请问可以开灯么?”
  少女的声音软糯清甜,小心翼翼。
  从病房另一头,传来一道低沉而又冰冷的声音:“过来!”
  这道声音犹如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的一般,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更是让时小棠觉得一阵不寒而栗。
  双眼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借着微弱的月光,她一步一步朝病床的方向走去,每走一步都是那样的胆战心惊。
  在离病床还有三米远的地方,时小棠停了下来,有些磕磕巴巴的问:“先生,您……伤到哪里了?”
  不让开灯,这是打算让她摸黑帮他处理伤口么?
  完了,难度更近一步,今天她是不是必死无疑了?
  时小棠瞬间有些欲哭无泪。
  男人声音阴沉冰冷:“你就打算离这么远给我处理伤口?”
  哪怕看不到病床上的情况,时小棠还是能够感觉的到,有两道炙热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
  他就像是蛰伏在黑夜中的恶魔,仿佛随时都能扑过来将她撕碎。
  就算心里害怕的要死,时小棠还是硬着头皮往前挪动着步伐,再次胆战心惊的开口:“先生……”
  她话音未落,一道突如其来的力气袭来,“哐当”一声,手中的托盘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时小棠吓了一跳。
  这是该怪她没有拿稳,还是怪这个男人突然袭击她。
  就在时小棠心脏“咚咚”乱跳,想要弯腰、摸黑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时,病床上的男人却冷冰冰的说了一个字:“脱。”
  托?托盘?
  托盘掉在地上,惊到了他,他生气了?
  时小棠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脱!”
  忽然,侧腰上抵上了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那道低沉冰冷的声音更像是贴着她耳朵说出来的,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声。
  他是在……
  让她脱衣服?
  他不是受伤了吗?
  可是却能如此矫健的站在她身后用枪抵着她,还让她脱衣服……
  等等!她是来给他包扎伤口的,为毛要脱衣服?
  “咯嗒。”寂静的病房里清晰的传来枪上膛的声音。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小棠眼睛瞬间睁大,满满的全是恐慌之色,险些没有因为害怕而一屁股坐到地上。
  “衣服脱掉,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透着些嗜血的杀伐之意,抵在她腰侧的枪也愈加紧了几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开枪。
  明白了男人的意思,虽然一股恼怒与屈辱之意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可在危险面前,她却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时小棠战战兢兢的伸出手。
  第一次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脱衣服,时小棠心中有些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她紧紧咬着嘴唇,指间都在微微发抖。
  粉色的护士服脱下来之后,露出一条素白的连衣裙,时小棠手上的动作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男人将冰冷的枪更加往她腰窝里抵了一下,声音低沉且危险,透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冷漠:“继续!”
  时小棠身子一抖,艰难的将手伸至背后,拉开拉链,素白色的连衣裙掉落到了地板上,她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层三点式的屏障……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