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章:奋发图强

  “徐汉生可真行,连这都想得到;雷策在部队,肯定存了不少钱,也难怪徐汉生能拐着弯的把注意打到他的身上。”
  一位大娘拍手叫道:“谁说不是呢?不过吧!雷策也只是三成的外甥;这事儿说白了,家辉娶媳妇,关人家什么事儿啊?这心也太大了。都算计到人家亲戚头上的来了,这种亲家;也难怪人家要退婚,退的好。”
  “平时真没看出来,你们说,这事儿是徐巧儿的意思呢?还是他爹一个人的意思?”一个中年大妈,八卦起来满脸兴奋。
  “可能不关巧儿的事儿,我看那闺女是个好的,平常也文文静静的,不咋说话;这种事儿,不像是她能窜说出来的。”
  徐汉生气急败坏的一拳砸宋家辉脸上,“你个混小子,让在这里喷粪,老子打死你。”
  “打死我就不用退婚了,你女儿的名声也抱住了是吧?那你可想的美了。”宋家辉擦擦嘴角的血迹,冷冷浅笑,似嘲似讽。
  周围的村民眼神中有着鄙夷,一朝看清人心,真是恶心的可以。
  徐汉生眼见形势不利,连忙收回手,“不,不是,退婚,我答应退婚;这就退婚,你别在外面败坏巧儿的名声了。”悲戚的说完,摇摇晃晃的离开,独独没说退换聘礼钱和聘礼物件的事儿。
  戏剧般的一幕,让众人措手不及。
  四叔重叹一口气,“今儿大家伙都在这里,就算是做了个见证;徐家和宋家解除亲事,嫁娶自由。”随即,愧疚的望着宋三成,“三成啊!你家下的聘礼钱五十块和聘礼物件,算是收不回来了。”
  “四叔,钱不钱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婚一定得退。”宋三成勉强地笑了笑。
  宋家辉瞪大眼,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后怕又庆幸;若没有表哥表嫂的事儿,他们还得被徐家人的表面现象蒙在鼓励。
  “唉,以后家辉的事儿啊!你多长个心眼儿,这次算是叔对不住你了,叔先回去了。”四叔脚步僵硬有力的走了。
  宋三成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心里不好受,“家辉,去送送你四爷爷,他老人家年纪大了,别在路上出点什么事儿。”
  宋家辉大梦初醒,恍然间点点头,跟上老人家;上前一步,搀扶住他,“四爷爷,我扶着您,今天劳您受累了;还让您心里不好过,是家辉的不是。”
  “是老头子老眼昏花了,看不清人啦!”最后一声拉长,显得十分落寞。
  “四爷爷,徐家大叔和您接触也不多,您不知道他的秉性也是正常的;我和爹都不怪您,您也是为了我好不是。我家里穷,能娶到媳妇就不错了,这一次徐家大叔看上的恐怕是我表哥;我表哥比我有出息,比我有钱,这些我都知道。”宋家辉心下难过,却也能坦然接受事实。
  老人家摆摆手,颤颤巍巍的握住他的手,“家辉,你可不能这么想,你表哥有出息,是用命拼来的;你看看他的腿,就是出息的代价。”
  宋家辉恍然大悟,摇头失笑,“是啊!是我钻牛角尖,想岔了。四爷爷,还是您看的明白,我们这些小年轻眼界浅,许多事情都看不明白。”
  老人家浑浊的眼微眯,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逗他开怀呢!
  “呵呵……你这小子,逗我呢!行了,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回去没事。”
  宋家辉逗趣道:“四爷爷,您还是让我送送您吧!您这么大年纪了,我把您请出来,肯定就得把您送回去;不然,您家叔叔下次看到我,还不得劈头给我一顿啊!”
  “你这小子,好了!你叔不会为难你的,回去看看你爹吧!这事儿怎么说,最难受的还是他,人财两空啊!唉……”老人家摇头叹息,背着手走远。
  宋家辉目送长辈离去,方才转身往回走。
  “家辉,你过来,娘问你点事。”刚走到家门口的宋家辉,被吴翠华叫到屋里,“家辉,你老实和娘说,徐家那聘礼钱是你不要的?”
  宋三成坐在一边抽着旱烟,吐出一口又一口的愁绪。
  “娘,聘礼钱的事儿就算是我们想要,也只是会和徐家牵扯不清;还不如舍了五十块钱,换个安静清宁。”宋家辉皱着眉,认真的望着她。
  吴翠华垂下眼睑,“娘也不是非要那五十块钱,可那不是笔小数目;没有这钱,你可怎么娶媳妇啊?”
  “娘,您别难受了,钱总能有的;娶媳妇晚几年也没事,慢慢相看着,等攒够了钱就娶新媳妇过门,不是很好吗?”宋家辉上前揽着她的肩膀,“娘,您就别担心了,我已经想到一条赚钱的路子了。”
  “什么路子?可别被红卫兵找上门来。”无精打采的吴翠华,精神为之一震。
  宋三成也抬头望着他,“家辉,咱们安安稳稳的就行,没钱也不要紧的。”
  “爹,娘,你们放心,我说的路子是山上的草药;表嫂说过,市里人口多,药材拿去卖,肯定能卖出好价来。”宋家辉拉着吴翠华走到宋三成身边,手放在宋三成肩上,“爹,我想了一个多月了,我觉得药材这条路走的通。”
  宋三成吸口烟,皱眉,“你表嫂说的?”
  “嗯,表嫂会医术,她说的话肯定错不了。”
  吴翠华担忧地提醒道:“可是,做买卖会被抓起来批斗的。”
  宋家辉皱了眉,一旦做生意,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被人告密的话,他甚至爹娘都得遭殃,“要不,问问表嫂?”
  “算了,你表嫂也就是一个女人,问她也没用。”宋三成低下头。
  吴翠华犹豫一下,拍了拍宋三成,“这事儿问问策儿媳妇吧!我看着策儿媳妇是个有见识的,说不定能给家辉想想办法。”
  宋家辉连连点头。
  宋三成迟疑的瞅着他们娘俩,半响后,还是点了头,“行,家辉去问问,要是行的话;就和你表嫂一直干,不行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种地。”
  “好咧。”宋家辉沉重的心情得到舒缓,咧开嘴就笑,“爹,我去找表嫂了。”欢欢喜喜的踏出房间,来到雷策的房间外,“表哥,表嫂,你们在吗?”
  “在的,家辉进来吧!”楚天意扬声。
  宋家辉推门而入,楚天意正在为雷策按摩腿部,“家辉,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儿,表哥的腿快痊愈了吧?”宋家辉拉过一条凳子,在雷策腿边坐下,低头望着那条已经恢复大半的腿,“我看着表哥行走没问题了。”
  楚天意擦擦额头上的薄汗,抬头看了他一眼,“还得休养两个月,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他可是伤着骨头了;这才一个半月时间,看着恢复得不错,要是修养不好,也会落下病根的。”
  “哦,还有这说法啊!”宋家辉看了看雷策,调侃,“表哥,表嫂伺候的不错吧?”
  “去,你表嫂也是你能随便说笑的?”雷策推他一把,伸手握住她的手,“别按了,小心手疼,歇会儿。”
  “嗯。”楚天意点点头,放下他的裤筒,“家辉,没大事儿,那就是有事儿了,说吧!”
  宋家辉嘿嘿笑,挠了挠头,“表嫂,是这样的,我想采药材去市里卖;不过,你也知道做买卖不安全,表嫂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避开红卫兵,又能做成这事儿。”
  “你决定了?一定要做?”
  “对。”宋家辉狠点了一下头,“表哥表嫂也知道,我们家现在拮据着呢!我想多弄点钱,爹和娘就不用天天为钱发愁了。”
  雷策心头泛起一股酸涩感,他把钱都寄给了父亲,却忽略了舅舅一家;到头来,还是拮据的舅舅一家肯收留他,“缺钱,我这儿有;天天,去给家辉拿些钱来。”
  “好。”楚天意起身。
  宋家辉连忙揽住,“表嫂,别拿了。你也知道我爹那人,不会接受的,要是被爹知道,他铁定得发火。”
  楚天意看了看丈夫,雷策黯然地点点头,“那就算了。”
  宋家辉笑了笑,“表嫂给我支个好招就行,要是能行得通,我和表嫂一起做。”
  “是否一起倒是无所谓,我有你表哥养着,你表哥还能饿着我啊?”楚天意眼底的笑意愈加浓烈,能在这种窘迫的情况下,还不忘记她和雷策的人,值得她帮,“你说的卖药材,我倒是有个办法。”
  宋家辉眼睛一亮,定定望着她。
  “其实,现在的文革风气已经很薄弱了,我们只需要找好能够接洽的买家就行;药材一旦拿回来,就立即被买家接手,就算被人告密,也不会有事。”
  “这办法好,可是,去哪儿找买家呀?”宋家辉亦喜亦忧。
  楚天意一沉思,也是无计可施,“去市里看看吧!实在不行的话,就在镇上找个买家;价格便宜点没事儿,反正也是无本买卖,最主要的是家里有进项。”
  这个年代太多束缚,要想光明正大地做生意,恐怕还要等两年;1978年以后国家会提倡先富裕一部分人,带动经济发展的政策,到时候就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行,我听表嫂的,那表嫂和我一起去市里?”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