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7章 我结婚了

  “老三!”唐仲森语带警告地喊了一声,故作淡定问道,“老二你说结婚……是真的?”
  二儿子打出生起就是异性过敏症体质,除了妻子外,直接与其他任何女性接触到肌肤都会引起身体过敏反应。
  这些年来他们一直为此寻遍名医,可对于他的特殊情况,很多权威医生都表示束手无措。
  唐聿城一言不发将结婚证放在桌面上。
  唐墨擎夜眼疾手快,但还没碰到结婚证,就被唐仲森严厉的目光给瞪得把手缩了回去。
  拿起那本红色结婚证,唐仲森双手竟有些颤抖。
  “老婆,你先看。”他将结婚证递给妻子,其实是没勇气打开。
  墨采婧眼睛有些湿润,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颤颤巍巍地打开结婚证——
  看到结婚证上的钢印,以及上面的双人照片,她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赶紧将结婚证递到唐仲森面前:
  “老公你看,我们家二少真结婚了,儿媳妇还挺漂亮的。”
  唐墨擎夜一听,也立刻跑了过去,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上面的照片看了好一会儿。
  突然冒了句,“二哥,我二嫂呢?这结婚证该不会是你为了哄爸妈开心,而伪造的吧。”
  唐氏夫妇一听,顿时愣住,纷纷看向唐聿城。
  对啊,他们二儿媳妇人呢?
  “只是领证,没办婚礼前,住娘家。”唐聿城言简意赅解释。
  “那等会儿吃了晚饭就带我们去看看。”墨采婧心急地道说。
  没见到儿媳妇本人,心里不踏实。
  “有空再说。”唐聿城话音没落,手机铃声就突然响了起来。
  唐氏夫妇目光寻着声音望去,然后责备地瞪着唐墨擎夜,仿佛在怪他的手机铃声吓到自己了。
  唐墨擎夜被瞪得很无辜。一看是特助的来电,似乎在怪他电话打来得不是时候,语气不善问,“什么事?”
  “总裁,我终于联系上您了。今天下午Kr·C珠宝总店的店长打电话到总裁办公室,说二爷带着一个女子到店里挑婚戒,然后挑中‘吾爱’那款;然后二爷吩咐店长说让跟你打声招呼,把那款戒指给全部下架……”左特助将听到的一字不漏转述给他听。
  唐墨擎夜一听,顿时觉得他二哥结婚的事是货真价实的,于是忙命令道,“赶紧下架,已经售出的就立刻派人去召回。”
  他二哥从出生起就碰不得女性,如今能娶到是女的老婆容易吗?
  所以,他家二嫂的婚戒,必须是独一无二的。
  “之前没联系得上总裁,我就先斩后奏让人把戒指下架了,所幸这款戒指今天只是在总店上柜,还没售出,现在打电话给你,是想确认一下。”左特助解释道。
  “对,我二哥是结婚了。”
  唐墨擎夜挂了电话,扫了一眼,立刻注意到唐聿城无名指上的戒指。
  “老三,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听到他说什么‘下架’‘召回’之类的,唐仲森有些担忧地问。
  “没有没有,左特助打电话给我说二哥今天带二嫂到Kr·C珠宝总店挑婚戒了,让把那款戒指给下架了。”唐墨擎夜笑着解释道。
  墨采婧立刻不赞同地说道,“我们唐家儿媳妇的婚戒哪能随便,你改明儿让首席珠宝设计师给设计几款,让二少拿去给二儿媳妇挑。”
  二儿子能娶到老婆,肯定是祖宗保佑,明天得去祭拜祭拜。
  “好的,我……”唐墨擎夜话没说完。
  “不用了。”唐聿城便打断他的话,冷然拒绝道。
  “啊?二哥我说……”
  “下周末我会抽出空带她回来。”已经吃饱的唐聿城丢下这句话,收好结婚证便起身离开了大厅,准备回部队。
  留下面面相觑的唐氏夫妇和唐墨擎夜。
  “老三,你等会儿派人去查一下我们二儿媳妇的资料。”唐仲森严肃吩咐道。
  还要等到下周末?他们都急得抓心挠肺了。
  知道名字,又已经登记领证了,查起来很快能查到的。
  “不是……爸,你贸然去找二嫂的话,不怕把人吓跑了,到时候二哥怪你啊?”唐墨擎夜惊讶问。
  不过说真的,他也挺想看看二嫂真人的。
  唐仲森差点儿没忍住踹他一脚,“让你办事就办事,少乌鸦嘴。”
  ……
  安家
  安小兔正坐在书桌前,埋头写下周要用的教案。
  突然,一道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把她吓了一大跳。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她皱了皱眉头,犹豫了几秒,才接听,“喂?请问哪位?”
  “我。”
  一道悦耳好听的低音炮嗓音传入安小兔的耳膜,吓得她差点儿把手机给摔了。
  她法律上的老公?
  “找我有什么事吗?”她警觉地问。
  “通知你,下周日到我家吃饭。”他严肃道。
  “没空,我下周日没空……”安小兔想也不想就拒绝,话没说完,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提示着对方已经结束通话了。
  安小兔用力瞪着手机,仿佛要把它瞪出一个窟窿般。
  啊啊啊啊!!!
  美其言说是去他家吃饭,可实际是去见他父母;照着趋势,见完他父母后,接下来就是双方父母面对面谈婚礼的事了……
  -----------------------------
  星期一
  上午最后一节课。
  下课后,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准备去吃午饭,而身为德语实习教师的安小兔也简单收拾了下东西正要离去——
  “小兔老师,我有个句子不会,你能教我一下吗?”坐在最后一排的唐斯修突然举起手,一脸求知欲问道。
  安小兔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惊讶:据说唐斯修家世背景强硬,有传言说他是京城第一豪门唐氏家族的人,至于真假,没人知道。
  他平时为人低调,课堂上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几乎不与任何老师打交道,不过他学习成绩始终排在班级第一,年级前五,因此老师们也就不会对他多加管束。
  不过有学生提出问题,身为老师的安小兔还是很乐意去解答的。
  唐斯修眼含深意看了她一眼,等所有同学都离开教室后,他特意用笔画出那个句子,指给她看——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