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021求救

  苏文清回到苏府后,一直闷闷不乐,脑中一直是凤轻尘那张明明不怎么漂亮,却让人无法忘记的脸。
  那样的一张脸,明明没有什么特色,可偏偏像是烙在他的脑海里一般,什么也挥之不去。
  凤轻尘的笑,凤轻尘的怒,凤轻尘的嗔,凤轻尘的冷静与严肃。
  前后不过见过两面,苏文清却将凤轻尘的样子全部记在脑中,越想心中越恼。
  凤轻尘!凤轻尘!
  你果然是妖女!
  这么短的时候,我居然就侵入了我的脑海。
  哗啦一下……苏文清火大地将桌上的茶杯全部扫落在地。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想到凤轻尘,总让他有一种患得患失危机感。
  “公子?”丫鬟进来,看着盛怒的苏文清,吓得不轻。
  她们公子温良恭俭,待下人也是极厚道,从不曾如此失态,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少爷死而复生,按理大少爷应该高兴才是呀。
  丫鬟一肚子的疑问,却不敢问半句,低着头站着。
  苏文清看着碎了一地茶具,心中的烦燥稍稍减缓了几分,冷着一张脸道:
  “去,把沈若叫来。”
  丫鬟点头,走得飞快,那样子就好像身后有狼会咬人!
  沈若,苏家护卫首领,一个身上的伤口比完好的肌肤还要多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一次意外,苏文清救了他,他便留在苏文清的身后,保护苏文清,这一护就是十年。
  十年间,沈若救了苏文清不下百次,按理什么恩情都偿还清了,可是沈若依旧不走,固执的地保护着苏文清。
  苏文清劝说无效,看沈若又的确忠心,便慢慢地接纳了此人,将沈若收在苏府,明面上的身份是护院,暗地里却替苏文清解决一切麻烦的人与事。
  “沈若,从今天起,去凤府盯着凤轻尘,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哪怕是细节也不放过。”
  “是!”沈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阳光下,那张刚毅硬朗的脸上,有着一层寒冰,让人不敢逼视,而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
  这张脸的眉眼之间,竟是有三分像苏文清!
  沈若走后,苏文清的火气也消了三分,看着一室的凌乱,隐隐有几分尴尬,转身朝书房走去。
  苏文清是个商人,但也是个文人,他的书房相当有讲究。
  他的书房里是苏府守卫最严的地方,除了他以外,也只有打扫之人,每天可以进去半个时辰。
  苏文清是个有条理的人,他的书桌永远是整齐有序的,每一样东西都摆在其固定的位置上。
  今天一踏入书房,苏文清就发现自己书桌上的砚台乱了。
  脸色一变,苏文清立马走出书房,在确定无人跟踪时,朝苏府后院走去。
  后院有一座荒废的假山,还有一个散发着恶臭的池塘,这个地方也算是苏府的禁地。
  也不知苏文清怎么走的,三两下人就消失在后院,接着,就来到一长长的暗道中。
  暗道两边镶满了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脚底下铺着汉白玉的石板,不过今天那汉白玉上却沾了血迹,看那血的颜色应该是刚刚落上没有多久的。
  苏文清看到这个情况,脸上微慌,脚步也有几分凌乱与急切,匆匆忙忙赶到密室,就看到一黑衣银面的男子,捂着心口处的断箭,躺在地上。
  这黑衣银面男子赫然就是白日里与西陵天磊一起,跟在凤轻尘身后的男子。
  “九卿!”苏文清连忙上前,将黑衣银面男子,也就是蓝九卿扶了起来。
  蓝九卿动了动,捂着自己受伤的心口处,一枚沾血的箭头,正卡在心口处。
  “文清,替我把箭挖出来。”蓝九卿虽然受了伤,可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半分的虚弱。
  清冷,傲气,只听这声音,就可以断定,这人不凡。
  如果凤轻尘在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声音似乎有几分耳熟。
  苏文清低头看了一眼蓝九卿的伤口,连忙摇头:“九卿,不行……箭尖卡在心肺处,一个不好会要命的,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苏文清今天一直为苏文杭的事情而忙碌,根本没有关注蓝九卿的动向。
  “被西陵天磊发现了,打了一架,不小心中了陷阱。”蓝九卿咳了一声,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西陵瑶华,那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不过,西陵瑶华还是小看了凤轻尘,一个婚前失贞的戏码,不仅没有逼死凤轻尘,还把凤轻尘的利爪给逼了出来。
  “西陵天磊,他们来东陵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两年西陵天磊借口选妃,到处跑,欠下一堆的风流情债,却没有一个看上眼的,真不知道他打什么算盘。”
  提到西陵天磊,苏文清也严肃了起来。
  四国寻妃?哼!他们都不是笨蛋,这种借口,也只有那些白痴女人才会信。
  西陵太子,会把时间放在选妃上?真是可笑。
  皇家的男子,正妃、侧妃一大堆,有什么可选的,遇到喜欢的收了便是。
  面具下,蓝九卿的眼里闪过一抹凝重,而后默默地闭了眼。
  “文清,动作快一点,明天还有那件事,我不能缺席。”
  “不行,你这伤太严重,我拔的话,你会死的……而且明天你也走不了。”苏文清想也不想就摇头。
  九卿这是不要命了。
  “文清,我没有得选择,动手吧,我扛得住,死不了!”算算时间,他只有四个时辰,他等不及!
  他绝不能让人知道,他的身份!
  他的身份一旦暴光,他前期所做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费。
  “好。”苏文清一咬牙,起身在一边的石柜上,拿起一把小匕首,朝蓝九卿的伤口处剜下去,冰冷的刀尖碰到翻白的肉,蓝九卿痛得直抽气,却是哼也不哼一声。
  “不行,九卿,我剜不出来,太危险了。”那箭头是倒勾的,呈U字型卡在肉里,一扯动就会勾破心脏附近的血管。
  这样的箭伤,别说在心口了,就算不在什么要害,硬拔出来,那也是会带出一大片血肉。
  蓝九卿抽了口气,他知道这伤口不好处理,不然他自己早拔了。
  室内,瞬间陷入了沉默当中,只有蓝九卿伤口的血,不停的往下流。
  突然,苏文清的脑子里闪过了凤轻尘的影子,眼眸一亮:“九卿,我想到有一个人可以救你了。”
  “你说凤轻尘?”蓝九卿的眼眸一闪。
  “对,就是她。”苏文清没有问蓝九卿是如何知道的。
  “文杭真的没有死?”蓝九卿想到,他追着西陵天磊离去时,没有看完的那一幕。
  “是的,九卿,相信她一次吧,我看那个凤轻尘不一般。”
  “好,你去找她,别让她发现我的秘密。”蓝九卿闭上眼,眼中闪过那个狼狈又坚强的身影。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蓝九卿真不愿意与凤轻尘再有交集,或者说他不想与任何女人有交集。

10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