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009逼死,她也要赌

  珠玉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毒酒被打落,这事皇后娘娘早晚会知道。
  她已经办砸了一件,这一件绝不能再出错。
  凤轻尘必须死!
  作为皇后娘娘的身边宫女,珠玉比任何都明白皇后的手段有多么的狠厉。
  只有凤轻尘死了,皇后娘娘才可能会放她一条生路。
  想到这里,珠玉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死道友浊贫道,反正你凤轻尘早晚都是要死的人,早点死还能救我一命,何乐而不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皇后娘娘要你死三更死,绝不能把你的命留到五更。
  见了阎王可别怪我,要怪就怪皇后娘娘,要怪就怪你自己出了这样的事情。
  珠玉低头,拾起地上的白绫,优雅地朝凤轻尘走来……
  看着一步一步,带着嗜血的笑容朝自己走来的珠玉,凤轻尘十指冰凉,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娇嫩的粉唇,被凤轻尘咬得血肉模糊……
  痛吗?
  痛!
  只是她已经痛到麻木了!
  额头生痛,脸颊生痛,身上的伤更痛,痛到骨子里,痛到心坎里,痛到她想要落泪。
  可这些都痛,在生死关头,都不值得一提。
  这一下,凤轻尘真的是害怕了,也恨!
  在这个人命如草菅的年代,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要她死,她还真的活不了。
  作为一名医生,她见怪了生死,可越是如此,她越渴望活着。
  进宫的那一刻她就明白,要活着走出去不容易,所以她才会冒险朝东陵子洛出手,希望能保自己一命。
  很幸运,她达成了所想,却不想皇家人居然这般无信,转身就下令要她死。
  这一杯毒酒,这三尺白绫没有东陵子洛的手笔吗?
  凤轻尘打死都不信。
  什么君子一诺,全是骗人的。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东陵子洛一进宫,皇后娘娘的毒酒与白绫就端了出来。
  这一次,凤轻尘还真误会了东陵子洛,东陵子洛真不知皇后娘娘的这一手。只不过,他在宫殿内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出手阻止的打算。
  凤轻尘就这么死了也好了。
  凤轻尘活着,就提醒他,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威胁的事情。
  对于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尊贵无比的男人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
  “凤轻尘,皇后娘娘赏你的。”
  珠玉将手中的白绫递到凤轻尘的面前,发髻上的珠钗因为这一个动作,来回撞击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让这沉闷的气氛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也让凤轻尘的理智回笼。
  凤轻尘好似没有看到一般,连忙低下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掩去眼底所有的情绪。
  含着一抹得体的笑,凤轻尘抬头,淡然地问道:“皇后娘娘可有话交待?”
  她想赌一赌,赌皇后不会直接说:本宫要赐死你这样的话。
  只要皇后不明说,她就可以装不懂,一切等出了宫再说。反正她已经把皇后与东陵子洛都得罪了,再加上这一笔也无所谓。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哼,真是可笑。
  这世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此愚忠,为了所谓的君臣道义而死。别人她不知道,但她凤轻尘绝不会。
  什么是君,什么是臣?
  王侯将相本无种,这东陵的天下,也是从他人手中夺来的,建国不到百年,这样的君,凭什么一天之内,要她死两次。
  珠玉的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的笑,有毒酒在,皇后娘娘哪里会有话交待,但现在不同了,毒酒没了,有些话必须说明……
  清了清嗓子,珠玉一脸傲气地道:“洛王殿下说凤小姐你其形不正、其身不洁,皇后娘娘让凤小姐你多多看看《女诫》,日后行事必以《女诫》为准则。”
  而《女诫》上所言,失洁的女子就不应苟活于世,珠玉相信这话足够让凤轻尘想明白了。
  凤轻尘紧握的拳头终于松开了,因失血有些多而显得苍白的脸也恢复了几分红晕,低头接过珠玉手中的白绫:“轻尘谢皇后娘娘教导。”
  没有下旨让我死,我为什么要死?
  《女诫》吗?等我有空再去看,不过,我相信这一生,我都没有机会看。
  至于这三尺白绫嘛。
  白绫除了用来上吊,还能有好多用处。
  “哼!”珠玉傲慢地一扬头:“凤轻尘,你好自为知,别妄想与天斗。”
  “是,女官大人。”凤轻尘好脾气地应道。
  “还不快快离去,这皇宫圣地哪是你等污秽之人可以呆的地方。”珠玉看凤轻尘似乎懵了,越发的刻薄。
  凤轻尘,赶紧的出宫,找棵树吊死吧。也许,皇后娘娘看你可怜,会给你一张草席,再把你丢到乱坟岗。
  污秽之人!
  凤轻尘沉默不语,默默地转身。
  今天一天,她所受到的侮辱,比前一世,一辈子都要多。
  上辈子,有人骂她,她可以骂回去,有人打她,她可以打回去。
  现在,却是不行。
  无权无势,没有庇护的她,在这个世界,没有任性的本钱。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凤轻尘抬头,眨眼,看着阴沉的天……将眼眶中的泪水眨了回去。
  凤轻尘,别哭了,上一世那么艰难,你不也走下来吗?现在这点羞辱算什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时间还长着,她凤轻尘不会倒霉一辈子。
  今天这些人加诸在她身上耻辱,总有一天会讨回来。
  迈步走的那刹那,凤轻尘双手一松,只见手中那拧成一股的白绫突然散开,一块约半米宽白布,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是干吗?”
  看到凤轻尘散开白绫,众人不解地嘀咕起来,下一秒他们就明白了。
  只见凤轻尘身形一转,手中的白绫化为白色披肩,就这么披在风轻尘双肩之上,与身上那红色的薄纱叠在一起,很是好看……
  好大的胆子呀!
  太监宫女在心中暗道,皇后娘娘的意思已是那般明显了,这凤轻尘居然还敢……
  而下一秒,他们就明白了,什么叫更大的胆子,将白绫披裹在身上的凤轻尘,朝皇后宫殿所在的位置跪了下去,放声道:
  “皇后娘娘慈悲为怀,怜轻尘衣不蔽体,赐轻尘三尺白绫遮身,轻尘就此谢过,愿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个叩首,血淋淋的额头染了灰,凤轻尘却毫不在意,轻轻抹去,潇洒起身。
  在珠玉一脸青白交错中、在众的一脸的惊讶中,凤轩尘傲然转身走人。
  风吹来,身上的白绫也跟着飘然而起,再加上凤轻尘那潇洒豪迈的步子,那样子竟是有几分仙人之姿……
  宫殿内,东陵子洛看着凤轻尘决然离去的背影,一时间说不出来是欣赏还是厌恶,只是一双眼怎么也离不开那红白相交的身影。
  那红衣是那般的污秽,可那白绫却是纯洁无暇。
  凤轻尘,你是在告诉世人,你是清白的吗?
  哈哈哈……
  凤轻尘,你真是天真。
  你的清白?值钱吗?
  今天过后,这天下还有人在意人清白与否吗?
  东陵子洛傲慢的转身,将凤轻尘抛在脑后。
  这样的女子,不值得他花心思……

10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