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006评价,未婚夫洛王

  就在凤轻尘忐忑间间,那人停在了凤轻尘的身边,脚尖踢在凤轻尘的身上,就如同对待路过小狗一般。
  半晌后,才居高临下地道:“凤轻尘。”
  无形中,透着轻视与傲慢。
  凤轻尘抬头,就看到一个身着紫衣,高贵优雅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男子眼中,有着强压的怒火。
  四肢有几分僵硬,脑子也不怎么灵光,双眼闪过一丝丝的迷糊,好半天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洛王。”
  原来面前这个眉目如画、神采飞扬的狂妄少年,就是这个身体的未婚夫,东陵皇朝七皇子--东陵子洛。
  凤轻尘的记忆里,关于东陵子洛的长相并不多,更多的是东陵子洛的喜好,当下凤轻尘便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东陵子洛。
  肤白如玉,身形修长,眉如墨画,眼如星辰,五观分开来看,不是绝美,但组合在一起却是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再加上那骨子里透出来的皇家特有的尊贵之气,衬得人更加的气宇轩昂,让人无法忽视。
  如果忽略了东陵子洛眉眼间的浮华与狂傲之后,那么这东陵子洛绝对是绝世美男子,有着吸引天真无知美少女的本钱。
  “凤轻尘,怎么不认识本王了?”东陵子洛皱眉,他很讨厌凤轻尘看他的眼神,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是物品一般,被人评头论足。
  这凤轻尘,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了,以前见着自己不都是低着头的吗?
  明明是出身武将之家,却像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般,偷偷躲在角落里看自己,一旦被发现,就红着一张脸,低着头拧着帕子,多说两句就开始掉眼泪。
  不是东陵子洛记得这么清,而是以前的凤轻尘,每一次与东陵子洛见面,都是这样的情况。
  以至于,让东陵子洛从骨子里,讨厌凤轻尘。
  凤轻尘看着高高在上的东陵子洛,从容地站了起来。
  跪在这人脚边与他说话,实在不是凤轻尘的个性。
  四肢僵硬得不像是自己的,凤轻尘却是强撑着,平视着东陵子洛,嘴角溢出一抹笑,轻声地道:“确实是不认识,你这样的男子,我为什么要认识。”
  东陵子洛,凤轻尘会死,就算不是你下的手,也与你脱不了关系吧,而今天的事,你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凤轻尘,你什么意思?”东陵子洛的脸色一变。
  他也没有去管凤轻尘什么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因为凤轻尘那双眼,那双悲凉的眼,让东陵子洛有几分不自在,就好像是自己是天下最负心的人一般。
  “什么意思?”
  凤轻尘苦笑一声,脚步不稳,后退数步才勉强站稳,而后道:
  “我能有什么意思呢?洛王殿下,凤轻尘有此刻不都是洛王你一手造成的吗?”
  凤轻尘拉开身上的红纱,露出身上的痕迹,提醒东陵子洛,她此时的狼狈与不堪。
  本是女子最幸福的大婚之日,却变成这般光景,如此天差地别,让人如何接受?
  东陵子洛看着凤轻尘,瞳孔一瞬间放大,这个女人这般的狼狈,就如同脚下的泥土一般,为何他第一眼却是没有看到呢?
  他第一眼看到的尽是这女子眼中不屈的光芒。
  东陵子洛呼了口气,压下心中的升起的疑虑,打量着凤轻尘……
  身上有三分之一的肌肤露在外面,青青紫紫好不骇人。
  青丝染血散乱在身后,这样子比起冷宫里的女人,还要惨上几分。
  这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到比她更不堪的女子。
  可为何,他却不觉得凤轻尘肮脏、下贱与狼狈,反倒觉得凤轻尘这一刻高贵无比,这一刻风华无双呢?
  就好像,她身上穿的不是无法遮体的红纱,而是周正的朝服。
  身上的傲然之气,让人觉得自行惭秽,尤其是那一双眼,清明似镜,似乎能看到人的内心深处……
  “你真是凤轻尘?”东陵子洛不由自主地道,话落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怎么?洛王,我记得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你就忘了你未来娘子的长相。”
  不管她现在多么的不堪,至少这一刻,他们的婚约还在。
  只不过,凤轻尘的声音不同于京城女子那般的轻快明了,这话说得没有半分的杀伤力。
  轻尘的声音更多的像江南的女子一般,透着几分婉约。
  虽没有吴侬软语的甜腻,但这话说出来,却是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这话,让东陵子洛回过神来,一脸鄙夷地道:“凤轻尘你别自作多情,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嫁本王。看在已故将军的份上,父皇虽然不治你的罪,但却取消我们的婚约,你不配成为皇家妇。”
  “是吗?那轻尘祝王爷终于得偿所愿。”凤轻尘嘴角转扬,半似嘲弄,半似挑衅地道。
  “你什么意思?”
  “表面上的意思,王爷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不想娶我吗?现在就是王爷想,恐怕也娶不了我了吧。我们的婚约取消,不是王爷你负心,而是我凤轻尘配不上你,不是吗?”凤轻尘嘴上说得轻快,可心中那叫一个恨。
  好事他们东陵家的人占了,所有的罪过她凤轻尘一个人背了。
  东陵子洛脸色一沉,上前一步,捏住凤轻尘的下额,狠厉地道:
  “凤轻尘,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记住,本王不娶你,是因为你其行不正,其身不洁,不配为人妻。”
  下额被捏得生痛,凤轻尘却是毫不在意,依旧笑着,只是她的笑比哭还要难听。
  “洛王,这意思就是说,我凤轻尘吃了这么大亏,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她连查找真相的权利都没有。
  “凤轻尘,本王再说一次,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行为不检造成的,别神神叨叨,疑神疑鬼。”东陵子洛再次道,双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按理,走到这一步,凤轻尘就该是死人,可这个女人偏偏不死。
  她要自杀了,不就一了白了吗?
  “我行为不检造成的,好一个我行为不检造成的!”一滴泪,从凤轻尘的眼角滑落。
  她不想哭的,只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凤轻尘轻声地抽泣,待到泪水止住后,才抬眼看向东陵子洛,哽咽道:
  “洛王,我只问你一件事情,今天凤轻尘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与你有关吗?或者你知情吗?”
  被泪水洗涤后的双眼更加明亮,如此近的距离,凤轻尘那张艳美的脸,毫不保留的展示在东陵子洛的面前。
  被凤轻尘这么看着,东陵子洛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烦燥,恼火地别开了眼,咆哮道:
  “与本王有关又如何?本王知情又如何?凤轻尘,事情都发生了,你认命吧!”
  东陵子洛用力地甩开凤轻尘,他不敢看凤轻尘,一看凤轻尘的双眼,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卑鄙小人。
  咚……的一声,凤轻尘重重地跌倒在地上,额头沁出一滩血迹,整个人动也不动,就好像死了一般……

10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