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七章 没卖出去

  第七章 没卖出去
  晚上张翠莲先回到家里,她环视一周发现父母不在家。又见弟弟在那死盯着电视,对着她直喊饿。就知道,爸妈今天的生意非常的不好。
  她去了菜园子,摘了豇豆回来。又去摘了小尖椒、小香菜、小香葱。想着今天包子似乎卖得不好,估计晚饭得吃包子了。就又拔了一个萝卜,准备做个萝卜汤。
  正在张翠莲洗菜的时候,看见张广福两口子耷拉着脸回家了。一进院子,张广福就喊道:“翠莲儿,别做饭了。吃包子吧!”
  果不其然,包子没有卖出去。张翠莲打开保温箱一看,四十个包子还剩下二十七八个。素包子倒是全卖了,张妈气的躺在炕上骂人。
  二十七八个包子,那也不够吃啊。张翠莲进了厨房,抓了一把米丢进锅里面做了一小锅浓浓的大米粥。
  把豇豆炒了,又用香菜、香葱、辣椒拌了一个老虎菜。端上饭桌的是一小盆粥,一盘子炒豇豆,一盘老虎菜开胃,外家一小盆剩包子。
  早上爹妈走的时候,张翠山还在睡觉。起来的时候也只吃了两碗面条,这会儿看见肉包子高兴地拿过来一口咬了下去。
  张翠莲蒸包子的时候,为了方便辨认。肉包子包成正常的形状,菜包子包成大饺子的形状,韭菜鸡蛋的就在包子褶上点一个韭菜叶子。所以剩下的全都是肉包子,一目了然。
  张翠山啃了一嘴包子,低头一看不由得皱眉抱怨:“妈,今天的包子肉这么少全都是大葱啊!”
  张广福再一旁忍不住嘲笑:“哼!要不是肉少今天能卖这么少么。那些司机,谁吃肉包子谁骂我们。都不买肉包子,全都买菜包子。”
  张妈不愿意听,忍不住开口骂道:“闭嘴吧,你干活啦?少在这逼逼我!”
  张翠莲皱眉,她妈开口闭口都是脏话。这也是让上一世婆婆所讨厌的地方,更是她女儿不爱来的原因。
  顾致城的妈妈据说以前出身极好,虽然家里面没钱了但教养不错。跟她在一起过了那么多年,虽然她有将自己假想成丫鬟的毛病。但在自身涵养上,还是比自己的亲妈强太多。
  “那我说错啦?”张广福不服气,拿着筷子嗦了嗦。梗着脖子跟张妈吵架:“人家一咬你那肉包子,就嫌肉馅太少。多少个连素包子都不吃的,你还好意思说呢。做人啊太没诚信,这点你就比不过小莲儿!”
  张翠莲现在不吭声,低头默默的吃着粥。那肉包子她是不准备去吃了,多吃两口菜算了。就怕肉包子吃了,明天还得去给人家当帮工。
  “哎呀,我都知道了。一会儿我去买肉的时候多买点,明天正常卖不就行了么。这有啥的啊,叨叨叨个没完。”张妈满脸不愿意,一边吃饭一边跟丈夫打嘴仗。
  兴许是晒了一天,又被很多客人骂。张广福今天也是气得要死,没完没了的跟老婆吵架。
  就算此时,张翠莲在后屋厨房里面刷碗。也能听见两口子似吵架似调情的对骂。
  “叨逼叨,叨逼叨。你那破嘴比老娘们还碎!”
  “你好,你好!你嘴不碎,你就是嘴欠,哪儿都有你。人家孩子干的好好地,你非得欠欠的自己去干。现在好了吧!”
  “要不是你没有用,我能出去挣钱去?”
  “我哪儿没用了,我哪儿都有用。我哪儿都好使!”
  “你哪儿都好使?你裤裆里那玩意儿就不好使儿,你嘴说话都闪舌头,你还哪儿都好使!”
  张翠莲无奈的仰头叹气,这就是她的父母。一旦激动起来,什么话都能当着儿女的面说。从小到大,她妈的嘴巴里什么污秽的词儿都能听见。而她不给钱的时候,骂她的话更是三百六十句各种器官不离口还不重样。
  与十几年之后相比,现在的张妈才是一个小小的开始。还没有发挥一个中年妇女最震撼人心的力量。
  张翠莲慢慢走到东屋,开口提醒二人:“你们再不去收购站,人家下班了就没有肉了!”
  听见这个提醒,张妈这才笑盈盈的从炕上下来。拿了钱往外走,还忍不住骂张广福:“你能,你能,你放屁还崩脚后跟呢!你多厉害啊你!”
  一脸黑线的张翠莲实在是忍不住了,她走出家门又将小鸭子们放了出来。不管他们吃没吃饭,反正挥着竹竿慢慢的往河边走。
  她想要静一静,自己单独呆一会儿。好好想想未来,好好想想应该怎么过。
  小鸭子们有着自己的记忆,他们知道要去哪里才有水可以嬉戏。跟在一群鸭子后面,张翠莲将一头长发挽起来。头发长不用头皮筋也能像个绳子一样卷起来。
  一路过去,夕阳就在左边像是一片金子一样。东边有红色晚霞,还有朵朵白云,就像镶嵌在蓝天上一样。
  即便是傍晚,她也能闻到浓郁的泥土芳香。沿路可以听见青蛙、蟋蟀的叫声。一切都那么的安详,一起都那么的平静。
  但这股平静终究还是被打破了,坐在桥下面的矮坝上看晚霞的张翠莲听见了由远及近的声音。
  既熟悉又陌生,好像是她大伯家的哥哥还有一个不大熟悉的女音。
  “我妈说想要给你妹妹介绍对象,就是我三姨家我小哥!”女声声音很脆,挺起来心情很好。
  而她的堂哥张翠林低沉的声音飘了过来:“我妹?张翠莲啊?”
  那个女声答应道“是啊,就是张翠莲。最近她在我们家打零工呢,我妈妈可喜欢她了。说她很懂事,给自己攒大学学费呢!”
  二人走到了桥上就不动了,似乎站在桥上聊天。张翠莲也知道了这个女的是谁了,就是陈婶儿家的女儿巧英。
  “没可能的,我老婶儿不可能让她上大学的!”张翠林叹气否认道,似乎对张翠莲的未来很担忧。
  “为什么?”陈巧英似乎不相信。张翠林苦笑道:“她们想让我妹嫁人,好早点拿到一笔彩礼钱盖房子。而且我妹的养父也不会出钱供她上大学,我二叔跟二婶就不想供她了!”
  “啊?”陈巧英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们还是人么?”
  是啊!他们还是人么!
  张翠莲在桥下苦笑,那些年自己识人不清。有谁家的父母,打着为子女好的幌子,实际是干着人贩子的活儿?
  “哎呀,我妹也是自己不争气。连我妈都说,老谢家对她好得不得了。可她非要回家遭罪,这谁能挡得住。你说这不是命么?”上面堂哥说的话,张翠莲在下面忍不住叹气。这一切都是自己作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当年自己跟顾致城结婚,亲妈明知道人家是有缺陷的。可她瞒着自己,收下了高额彩礼。一点陪嫁没有,让她空着手拎着两床新被子去了婆家。
  然后每逢过节只要自己没回家里,就跑过来开始哭穷。今天没米吃了,明天没有油了。后来自己跟着顾致城随军,倒是消停了几年。
  但每逢过年过节的,也会打个电话说自己怎么怎么不好了。那时候张翠莲就把部队里逢年过节分的东西抽出来一部分,悄悄的邮回家里去。
  偏偏亲妈邵华不知足,总觉得大头都让婆婆拿去了 。也不想想,以婆婆的出身跟涵养,怎么可能要那点东西。
  这些年,娘家层出不穷的各种作各种闹。闹得婆婆整天没个好脸色,让她抬不起头来。可又不能跟娘家断了来往,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更做不出来那样的事儿。
  “翠莲真可怜啊!不过我妈说,她学习好。以后找个好工作,离得远远的就好了!”巧英还在为张翠莲抱不平,一旁的堂哥却没有那么乐观。
  “那你是不知道我二婶的脾气,她要是过得好了,只可能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上去。除非她过得不好,要不然一辈子也躲不开!”这倒是对邵华的性格了如指掌,张翠莲在桥下连连点头。
  只是没想到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在一起,记忆里自己的堂嫂也不是巧英啊。更不知道两个人还有一段,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没想到重活一世,倒让好些事情跟翻书一样摊在了自己面前。
  “巧英,先别说她的事儿了。咱俩的事儿,你准备啥时候跟你家里人说?”堂哥口气里有些着急,巧英叹气道:“我这不是也着急么。我爸不待见你们家,说你家条件不好。我想着,要是我妈把翠莲的婚事撮合成了,兴许咱俩的事儿就好办了!”
  说完又对堂哥说道:“要是真的想门户了,你就劝劝你妈多跟你二婶说说话。不为别的,就为了咱俩的事儿,你妈肯定能同意!”
  堂哥笑道:“那你让我咋跟我妈说?直接挑明了咱俩的事儿?”
  巧英害羞的推了一下张翠林:“要说你自己说,我可不承认!”
  她知道有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明白这两个人也不是有心利用自己。陈婶儿既然想要介绍对象,肯定条件不会错人品也不会差了。要知道上一世,她这边的介绍人可不就是陈婶儿。她在这一片认识的人最多,也与顾致城的表姨很熟悉。
  要不然,她上哪里认识顾致城去。
  她不难过,只觉得可悲!

18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