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一章 谁的孩子

  程南威压着心头的烦躁,转头看看外面黑下来的天,声音冷漠决绝,“时候不走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南威……你就不想跟我说说话吗……”范月华小嘴一瘪,眼眶发红,看着很是惹人怜惜。
  程南威不说话,抬腿向外面走去。
  一向在男人面前游刃有余范月华,面对程南威,还是会莫名其妙的感觉紧张,她不敢不听程南威的话,咬了咬嘴唇,无奈的抓起沙发上的手包,跟了出去。
  丛佳佳很快的打过电话从书房出来,见程南威和范月华都不在了,她有些奇怪,走到院子里,见程南威的车也不见了。
  这人都去哪里了?
  她疑惑的向外面张望一下,见离家不远处的树下停着一辆车,看外形好像是程南威的,藉着路灯暗弱的光,勉强看清程南威端坐在车里面,他这一侧的车门微敞着,有很浓的烟雾散出来,而他的另一侧,坐着的是范月华。
  他们两个怎么在一起?他们在那干什么呢?
  丛佳佳想自己或许应该回避一下,但腿却带着她慢慢的靠近那辆车子。
  丛佳佳四处看看,见程南威的车尾对着家的方向,而总是跟在他身边的叶响和权睿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矮着身体,借着路边树木的掩映轻手轻脚的溜过去,然后蹲在靠近车子的绿化树后面。
  她刚蹲下,就听见范月华的声音传来,“南威哥,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啊,无论我怎么说都不肯理睬我!”她的鼻音很重,好像是哭了。
  程南威那边没有回应,只看见车内的烟雾更浓重了。
  丛佳佳跟程南威在一起这些天,并没有发现程南威特别爱吸烟,可是就这么一会而功夫,他竟然抽了这么多的烟!
  “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了,你还是不肯理我吗,当初真的是我错了,我不该一时的鬼迷心窍,离开你们……”范月华的语调特别的柔软,带着哭腔,听着特别的可怜,如果丛佳佳不是见过她的真实面目,估计都要跟着哭一场了。
  “南威哥,当初的事情都是我错,我不该偷偷跑掉,我只是希望你能原谅我,让我见见孩子……”范月华说到后来,泣不成音。
  哎妈呀!丛佳佳惊的差点跌坐在草地上,她说的孩子是谁的啊?她的?程南威的?还是他们共同拥有的?
  “你别哭了!”程南威终于开口了,可范月华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更委屈了。
  丛佳佳暗骂程南威傻,在女人哭的时候,只要男人说出这句你别哭了,就代表着妥协了,女人只会哭的更加厉害,更加得寸进尺。
  “我让你别哭了!”程南威这一嗓子充满威严,范月华吓得立即不敢再哭了。
  丛佳佳笑范月华的哭功不到家,这个时候她应该更大声的哭才对。
  “我没有怪过你,你还年轻,当初做出那样的决定也是可以理解的。”程南威声音沉稳,证明情绪已经恢复正常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理睬我!”范月华委屈的又要哭了。
  “你已经结婚了,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我马上也要结婚了,而且我们的关系又是这样,你不觉得做陌生人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吗!”程南威的声音里有着很浓的疲惫。
  “我可以离婚的,你也可以不结婚啊!”范月华悲切的嚷嚷着,“南威哥,事情还是有挽回余地的,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
  夜风有些凉,丛佳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胡闹!”程南威愠怒了,“做人怎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人,你怎么还跟当年一样任性,轻率!”
  “可是你就不为那个孩子想想吗,他没有了妈妈多可怜!”范月华呜呜咽咽的又哭起来,“我很想他,他也一定很想我!”
  丛佳佳的一颗心啊,随着范月华的哭叫跌宕起伏,她千想万想,也想到程南威和范月华之间还有这样的秘密!竟然还有孩子!
  “现在你觉得孩子可怜了,当年你离开他的时候怎么想的?你现在想回到孩子身边了,那对丛家,对你现在的孩子又多么不公平,多么不负责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人做事!”程南威语气严苛,范月华没有再说话。
  程南威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凡事不能重来,事已至此,你我都要摆正位置,继续以后的生活,现在我送你回家……”
  “不……你让我眼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尤其是跟佳佳在一起生活,我受不了,南威哥……”范月华又哭了,仿佛要往程南威的怀里扑。
  丛佳佳蹲的脚有些发麻,慢慢站起来,她还没有准备跟程南威分开,一些少儿不宜的场面还是不看为妙,她离开前,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程南威立场坚定的将范月华推开了,她觉得程南威这个男人还算有原则的。
  她慢慢的顺着阴影走回家,听见身后车子引擎响,侧头看看,程南威的车子载着范月华离开了。
  丛佳佳回到家里,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终于明白了范月华今天为什么这么贤惠,范月华这桌子菜不是给自己做的,是给程南威做的。
  她是个节俭的人,觉得这大桌子菜扔掉浪费了,于是一个人坐在桌边慢慢的吃起来,范月华真是个人才,所做菜肴的味道堪比酒店的大厨,吃的丛佳佳百味陈杂,思绪起伏的。
  这些年爸爸对她的态度一直很不好,尤其范月华进门后,两人合伙欺负他,所以现在即便爸爸脑袋上有染绿的可能,她也不会提前给爸爸通风报信的。
  而自己呢,新找的这个靠山好像有些飘忽不定了,丛佳佳不太在意程南威和范月华是否旧情复燃,而是担心自己的未来再次没有着落。
  有过程氏两兄弟的例子,丛佳佳越发觉得,男人永远是不可靠的,只有钱才最可靠。
  丛佳佳正坐在桌前食不知味的为自己的未来担心,程南威从外面腰板挺直的走了进来,一贯的毫不懈怠,英气逼人,看在丛佳佳眼里,却难有欣赏的心情,做了坏事还不知道心虚,哼,程南威要么是惯犯,要么就是老奸巨猾!

87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