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23章:今晚,好戏登场

  秦子爵摇摇头,惋惜的很。好友怎么会就娶了苏芷芯那个女人呢!
  “是时候敲打敲打苏芷芯了。”慢慢的睁开狭长的眸子,洛尧擢慵懒的轻笑,道:“子爵,我想今晚你会欣赏到一出好戏。”
  秦子爵俊眉一挑,回赠洛尧擢同样一个邪魅的微笑,他优雅点头,“我很期待。”
  秦子爵知道,虽然洛尧擢远在巴黎处理洛氏集团的公事,可SHI市苏芷芯和洛珀做了什么,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洛尧擢的监视。对于苏芷芯的所作所为,洛尧擢心里清楚的很明镜似的。
  此刻,洛家大宅。包括田棣宝宝和王婶在内的所有仆人都齐齐的站在大门口,个个神情严肃,站的笔直笔直。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这还不知道,当然是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伟大帅气的洛尧擢洛大总裁啊!
  一辆纯黑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别墅的大门口,车门被打开,田棣宝宝首先看到的是一双漆黑锃亮的皮鞋,在往上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接着向上看,未免有些纤细的腰肢,可是田棣宝宝知道,别看洛尧擢的腰肢很纤细,可是上边的六块腹肌绝对不会有假!最后,是一张漂亮的有些过分的脸蛋!
  可是最让田棣宝宝记忆深刻的,还是洛尧擢那双狭长的凤眼。并不是因为洛尧擢的凤眼有多么漂亮有多么媚人,而是那双眼睛散发的光芒,是那样的犀利、锐利、洞察世事,这让田棣宝宝不禁咽了口唾沫。
  妈呀,被洛尧擢的凤眼那么一扫,他差点要破功!以为自己的身份被发现了呢!
  下了车,站定。洛尧擢看到了田棣宝宝,他的目光直视停留在田棣宝宝身上只有短短几秒钟便离开了,那目光冷漠的让田棣宝宝差点以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洛珀的爹地,而是一个什么陌生的不认识的人。
  看来这洛珀会离家出走,不愿意回到自己家不是没有原因的。田棣宝宝在心里有些同情起这个和自己长相十分相似的小孩子来了。他自己没有爹地,一直梦想着能有个爹地,可是,看看洛珀,这爹地有还不如没有呢!
  心里不高兴,田棣宝宝自然表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谁知道这却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平日子洛珀宝宝也就是这么个态度对待洛尧擢的。秦子爵看见田棣宝宝的表现,心里的疑虑被打消了一点点,不过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小珀,怎么不和你爹地打……”
  秦子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田棣宝宝给打断了,他冷着一张小脸,冷冷的说:“不跟他打招呼是吧?就是不跟他打招呼,没有原因,秦叔叔你也不用追问,如果你非要追问的话,那我就回答你,因为我心情不好,看他不爽,所以不愿意和他打招呼。”
  被田棣宝宝这么一抢白,秦子爵也无话可说了。他悻悻的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洛珀’。这孩子,果然不是小珀,小珀绝对不会说出这样任性且放肆的话来。即使这些话真的是洛珀的心里话,那孩子也会憋着不说。
  田棣宝宝这番话,让在一旁的仆人们捏了一把冷汗。尤其是王婶,她清楚的看到总裁那杀人的眼神了。王婶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生怕她的小少爷又使性子惹了总裁大人不高兴。想说两句话缓和一下气氛又不敢,王婶只得不停地看向秦子爵,希望秦少爷能说两句话缓冲一下这冰冷僵硬的气氛。
  哎……!接收到王婶的眼神,秦子爵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为自己的命运聚了一把辛酸泪。这两父子的关系会变成这样,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更何况,眼前的孩子根本不是小珀,不过,这里边肯定有蹊跷,可是他一时间还理不出个头绪来,所以也只有打个圆场,等他查清之后,再另做打算了。
  “尧擢,小珀最近心情不是很好,他一个小孩子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这是说给别人听的,真正的话秦子爵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上前一步,凑到洛尧擢耳边,轻轻的耳语,道:“苏芷芯最近做的是有些过分了,也难怪小珀会说些气话来。”
  洛尧擢本来很生气,可是听到秦子爵的话之后,他点了点头,径直从田棣宝宝身边掠过,期间再也没有多看自己儿子一眼。这件事,洛尧擢算了,就算是接过一页了。
  等洛尧擢离开之后秦子爵摸了摸田棣宝宝的脑袋,笑呵呵的道:“孩子,以后可不敢再说些没大没小的混账话了。”
  田棣宝宝一时间没摸清楚秦子爵的意思,索性就直直的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却不知道他这样做,正好歪打正着。因为每次洛尧擢对‘洛珀’的态度不冷不热到时候,无论谁跟他说话,他都是这么一副模样,谁也不搭理。仆人们没有多心,可秦子爵却看出来了,田棣宝宝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笑了笑,秦子爵追着洛尧擢走进了别墅里。
  田棣宝宝眯起大眼睛,看着秦子爵的背影,心里掠上了一丝不安。这个狐狸般的秦子爵,好像看穿了他并不是洛珀。可是既然他看穿了,为什么没有揭穿他呢?哼,这个商场上的爵爷,也还真是深不可测的很呢!
  不行,他得快点和洛珀把身份换回来。虽然洛尧擢和秦子爵是开公司的,经营的是正经生意,可是他们做事的手段一点也不比他干妈这个混黑道的人仁慈到哪里去。一样的心狠手辣,如果一经认证,他不是洛珀,鬼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
  哎,他现在可越来越同情洛珀了。怪不得洛珀要离家出走并且来在他家了,有这样一个冰冷冷的爹地,还有一个从来见不到面的妈咪,他也会像洛珀一样选择离家出走的!
  不过同情归同情,理解归理解,他不会再帮洛珀呆在这个冷冰冰的地方的!洛珀的不幸,凭什么要他来承受?他有一个爱他的妈咪,爱他的干妈,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他的人,他是田棣,不是洛珀。他没有义务!
  洛尧擢刚洗完澡想要小憩片刻,就听到有人敲门。他甩了甩半湿的头发,随便捏了条浴巾裹在腰间,斜斜的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性感富有磁性的嗓音如同大提琴般悦耳动听,“进来。”
  推开房门,秦子爵毫不客气的霸占了洛尧擢的大床,他舒舒服服的靠在床头,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好友,从脚尖到头顶,再从头顶回到脚尖。
  “有事,说!”洛尧擢不耐烦的斜眼,摸出一根小白棍点燃,徐徐的吐了一口烟圈说道。
  见洛尧擢没有多少耐心,秦子爵这才幽幽的收回目光,他也不说话,只是拿出锉刀修剪指甲。脑袋微微垂下,目光认真关注的修剪指甲,好像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一样。
  墨色的长发微微遮掩住秦子爵一双比女人还漂亮的双眼,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好像是上等的美玉,男人专心致志的样子无比惹人注目。想当年,秦子爵就是用这一招虏获了N多女人的芳心。
  可是,洛尧擢不是女人,更加不是会受秦子爵蛊惑的女人,所以当洛尧擢等了几分钟秦子爵还是没有主动开口意图的时候,他不耐烦的捋了捋头发,冷冷的说:“没话说就出去,我要休息了!”
  听了这话秦子爵才慢悠悠的收起了小锉刀,吹了吹自己的指甲,嘴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直直的看着洛尧擢。依旧是一言不发。
  洛尧擢被秦子爵直露露的目光看得有些不爽,他沉下脸,起身就要将秦子爵推出门外。
  “被人冷冰冰的对待感觉不好受吧?”秦子爵不等洛尧擢先赶人,就站起身拍了拍西服的褶皱不缓不急的说道。
  洛尧擢的动作一下子愣住了,随后他俊眉一挑,用同样不缓不急的语气说道:“子爵,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我们兄弟之间没什么说不了的话。”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秦子爵优雅的微笑,“五分钟,我才对你冷漠五分钟你就已经不耐烦的想要赶人。那小珀呢?你这个做爹地的对小珀冷漠已经七年了,小珀的心情是怎样你有考虑过吗?”

15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