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22章:洛尧擢爹地出现了

  是的,他嫉妒田棣,赤裸裸的嫉妒。
  “好呀~妈咪今天给你讲奥特曼和小怪兽的爱情故事~从前呐,有一只小怪兽,他虽然长得很丑很吓人,可是他并不孤单,其他小怪兽不和他玩但是有奥特曼陪他一起玩,小怪兽觉得呢奥特曼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
  听着甜甜独创的奥特曼和小怪兽的睡前故事,洛珀宝宝嘴角扬起一抹甜甜的微笑,闭上眼睛,搂住了身边的‘妈咪’。
  妈咪,原来可以这么温暖呢……
  一大清早,田棣宝宝就被秦子爵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
  “妈咪,五分钟,就五分钟,我再睡五分钟就好。你先去刷牙洗脸穿衣服,儿子我一定不会比你慢的。”感觉到有人用手拍打自己的脸,田棣宝宝翻了个身闭着眼睛继续睡,一边睡一边把这一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话重复着。
  秦子爵听到田棣宝宝的话,愣了一下,手停在半空中。
  不对劲,小珀实在是太不对劲了!不止是不对劲,而且还很反常呢!第一,小珀绝对不会撒娇,第二,苏芷芯从来没有叫小珀起床过,所以小珀绝对不会这么说!第三,小珀的眼角没有那个小小的痣!虽然那颗痣很小很不起眼,可是秦子爵还是看到了。他是从小看着小珀长大的,小珀身上有几颗痣,秦子爵敢打包票他比洛尧擢甚至是洛珀宝宝都要清楚!
  再加上今早,也就是刚才阿峰汇报的情况,秦子爵更加确定眼前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小珀!
  可是,如果眼前的孩子不是小珀,那他又是谁?而真正的小珀又在哪里?秦子爵可以确定床上的这个孩子不是小珀,可是他的长相和小珀简直一模一样,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隐情?
  算了,还是静观其变吧。只要多多注意,他一定能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个孩子并不是小珀!秦子爵相信,他堂堂爵爷怎么会被一个才七岁的孩子蒙骗过去。
  心里打定了主意,秦子爵笑笑,道:“小珀。我不是你妈咪,我是你秦叔叔,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快点起床,今天你爹地可要回来了呢。”
  小珀?秦叔叔?爹地?
  田棣宝宝心里一惊,瞌睡虫立刻跑走了大半,他猛的睁开眼睛坐起来,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房间,让田棣宝宝这才想起来,他此刻在洛珀家!
  “怎么了,小珀?是不是听到你爹地今天回来的消息太高兴所以傻了啊?”秦子爵的演技绝对是一流的,即使聪明如田棣宝宝也没有发现,秦子爵已经对自己的身份开始有所怀疑了。
  “哦,嗯嗯!是啊,爹地就要回来了,我太高兴了。呵呵……”妈呀,真是好险,差点就要露馅了!幸好这个秦叔叔傻的可以,万幸呐……田棣宝宝在心里感叹。
  “呵呵,秦叔叔就知道你这孩子,好了,那你快点起床梳洗一下,等一下吃了早饭秦叔叔带你去机场接你爹地回来。”
  “嗯,谢谢秦叔叔!”想了想,田棣宝宝还是加了一句,“我其实很想念爹地呢。”本来田棣宝宝是想表达一下洛珀对他爹地的思念之情,殊不知这样反而更加让秦子爵坚定了他不是洛珀的想法。
  因为洛珀绝对不会说出‘我其实很想念爹地呢。’这样的话!
  忽然,秦子爵想到了阿峰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当时他并没有多在意,可是现在他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一些人。
  “爵爷,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您。”
  “说。”
  “就是……呃,那个,昨天我去步行街找小少爷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女人,长相和七年前总裁让我们把SHI市翻了个底朝天也要找出来的那个女人很像!只不过,那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和照片里差了很多,所以我不敢确定。”阿峰吞吞吐吐的说。想当年,为了把那个小蜜桃找出来,总裁简直就像是发疯了一样。也有很多女人假冒过小蜜桃,惹得总裁大怒。所以阿峰并不敢跟洛尧擢汇报这个情况,如果万一他看错,那他岂不是会死的很惨?
  “秦叔叔,秦叔叔?秦叔叔!您怎么了?”田棣宝宝伸出小肉手在秦子爵的眼前使劲儿的晃。真是的,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哦,没事。小珀呀,秦叔叔忽然想起来公司有点事,就不能带你去机场接你爹地了,你就在家等你爹地回来吧!”说完,秦子爵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如果阿峰说的那个女人真的是小蜜桃,再加上七年前夏天堕胎的时候小蜜桃也在医院,还有一个不是小珀却长得和小珀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
  这一切的一切,如果只能用巧合来说的话,那也未免太狗血了!简直就像是写狗血的言情小说一样。直觉告诉秦子爵,这里边,有问题!
  秦子爵一走,田棣宝宝就笑的乐开了花儿。嘿嘿,太好了,能晚点见到洛尧擢就晚点!最好趁着这个时间他能偷偷溜掉就最好不过了!
  这三天田棣宝宝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洛珀这小子很缺爱所以才会和他交换身份,比如说洛珀从小就很寂寞爹地妈咪都不管他,比如说和洛珀最亲密的人是王婶秦子爵也勉强算是一个吧,比如说,洛珀的爹地就是那个聪明的连头发丝都是空心的洛尧擢,洛大总裁!
  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洛尧擢发现自己的儿子被掉包。呃……田棣宝宝越发觉得自己的小脑袋好脆弱,好脆弱……
  “尧擢,这边。”去接机的秦子爵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的搂住了洛尧擢这个好久不见的朋友。洛尧擢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可心里还是温暖的,他拍了拍秦子爵的肩膀,示意他也挺想念秦子爵这个好兄弟好朋友。
  秦子爵本来是有所怀疑去查了点事情,结果没想到事情查完了但是时间还有剩余,回去接小珀再到机场那肯定是来不及,所以他只能一个人先去机场接洛尧擢了。
  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毕竟不好看,更何况洛尧擢和秦子爵都是天天上电视杂质的名人,所以两个人很快离开了机场,上了车。
  “公司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刚上车洛尧擢就问道。秦子爵放着自家的公司不管,倒是对洛尧擢的NGM公司上心的很。
  一开始只是洛尧擢不在的时候帮忙照看一下,到了如今,秦子爵俨然已经是NGM公司的总裁二号。鉴于洛尧擢除了管理NGM公司还要帮忙管理洛氏企业,经常忙的看不到人影,以至于NGM公司不论大小事务主管总监都已经习惯性去找秦子爵了。
  “放心吧,尧擢。公司里有我不会发生么事的。”就是有事发生,那也全部一律被他漂漂亮亮的处理好了。
  “没有就好。小珀呢?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小珀有没有闯什么祸?”洛尧擢倾身坐进漆黑的跑车里,俊眉一挑,慵懒的问道。
  “没有,小珀乖巧的不得了,怎么会闯祸。”秦子爵睁着眼睛说瞎话。并且大少爷他说谎话脸不红心不跳,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勾起,丝毫看不出来他在说谎。
  “苏芷芯呢?”洛尧擢慵懒的用鼻音嗯了一声,并没有再追问下去。自己的儿子他最清楚,即使洛珀闯了什么祸相信秦子爵这个干爹一定会收拾的妥妥当当,而相比之下,更让他不放心的显然是家里的那个女人。
  果然一提苏芷芯,秦子爵勾勒的恰到好处的嘴角立刻塌了下来,他愤愤的握起拳头道:“尧擢,你要还把当兄弟就少在我面前提起苏芷芯这个女人!我知道你为了小珀是不会和苏芷芯离婚的,可你也不要把她丢给我好不好!”
  “她又干什么了?”洛尧擢淡淡的问,期间甚至连眼皮都没抬起,右手下意识的抚摸上左手修长的无名指上的结婚钻戒。灿烂明媚的阳光透过车窗洋洋洒洒的射进奢华的跑车里,日光洒洒几许轻泻在洛尧擢白皙修长无名指上的钻戒,反射出别样妖冶的光芒来,夺目璀璨。
  “干了什么?哼,你回去问问你的好老婆吧!”秦子爵目光一斜,偏巧看到洛尧擢无意识的动作,不禁皱眉。就是这一颗小小的价值不菲的钻戒让他彻彻底底的明白,婚姻,是男人的终结和枷锁。
  想当年他和洛尧擢一起花天酒地流连于奢华低调的晚会夜宴,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吸引女人的魅惑气息。而如今呢?只剩下他秦子爵一个人形单只影的,没意思极了。洛尧擢自从和苏芷芯结了婚,对于声色场合便很少到访。

15人打赏,最高打赏10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