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二十章 小三

  汪掌珠看着楚焕东和林雨柔言谈间的笑眼盈盈,眉目含情,心里五味陈杂。
  无论经历了多少变幻挫折,迄今为止,汪掌珠依然是个心怀美好幼、稚天真的傻孩子。
  在吃过饭后,她沉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就开始站在门口侧耳倾听,听着楚焕东回书房的脚步声,此时的她就像一个求爱的乞丐,连等待的姿势都是如此卑微,如此谨慎。
  终于,听见楼梯上有熟悉的脚步传来,汪掌珠忽的拉开房门,正对上走到她门口的楚焕东。
  “掌珠,要下楼啊?”楚焕东悦耳的声音带着冰晶一样的质感,淡薄的神色与刚才并无不同,挺拔的身形站在那里好像一片阴影。
  汪掌珠窘迫的咬着嘴唇,她试图让自己露一个美好的笑容,深吸几口气,明明觉得自己几乎坚持不下去,还假装镇定自若地说道:“哥,昨天晚上我……我们……”
  楚焕东了然的轻点了一下头,神色如常,仿佛一点也没觉察到站在他对面的汪掌珠的羞辱和尴尬,汪掌珠知道楚焕东从小就是个能忍,能藏的住事的人,他心里的情绪很少能从脸上看得出来,所以,她还在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等待着。
  “掌珠,雨柔还没有跟你谈这件事情吧,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喝多了,做的事情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雨柔,雨柔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今天我已经把这件事情跟雨柔说了,她善解人意的原谅了我,我们昨晚的事情,等一下她会跟你谈……”
  楚焕东的话如同重石敲在汪掌珠的心上,激得她气血逆流,眼前五颜六色的星星乱飞。
  锤心之痛让她的呼吸急促,她清楚的感知了楚焕东的态度是什么,他在告诉他使君有妇,他们两个再也不是亲密爱人了,他们中间最美好的情事被他看成了麻烦,需要他的未婚妻来把自己这个麻烦解决掉,粉饰太平。
  楚焕东用他一惯圆滑纤尘不染的处事姿态将她随手的丢给了林雨柔,并且顺便将他们过去所有的甜蜜一笔勾销,即使刚刚有过一夜缠绵,她依然被噎的哑口无言。
  自己,是个需要人家未婚妻来收拾的残局,如同八点档桥段中最被人看不起的魅惑男主角的小三!
  “不用了,不用她来跟我谈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汪掌珠低声说着,转身回房,随手将那厚重的实木门轻轻合上,如果真的需要林雨柔来找她谈话,那她就得羞臊的撞墙而死了。
  汪掌珠早就见识过楚焕东对付别人时的心如钢铁,满腹城府,没想到终于有一天,他开始用商场上对付敌人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了!
  何其残忍!
  虽然没有刀光剑影,杀声震天,却依旧将她伤的血肉模糊,身上这条粉裙子,都像是在映衬着自己的笑话。
  一阵委屈的心酸将眼泪顶了出来,汪掌珠伸手胡乱的抹了一把泪,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汪掌珠最想依靠的就是曾经跟她最亲密的最值得信赖的楚焕东,可是他在这个当口也狠狠的推开了她,这太过令人心碎的背叛比爸爸的逃亡家里的破产更让她难过,如同给了她最致命的一击。
  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曾经最爱的人一点点的逼到了绝境,这男人还能再残忍一点吗?
  ******
  南方的夏天,焰热的太阳直照大地,虽然天色已晚,酷热依然夹杂在空气里,到处发挥着它的威力。
  汪掌珠抱着书包,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看台上发愣,感觉脸上湿湿,用手一摸竟然是不知什么时候流出的泪水。
  楚焕东不让自己带许一鸣回家,不许自己跟葛澄薇出去胡混,汪掌珠放学后的唯一出路就是独自呆在家里,可是现在家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酒后勾引楚焕东的事情了,呆在家里的每分每秒她都觉得是种煎熬。
  “掌珠,你在这干嘛呢,我在校门口等你半天了?”一脸焦急的许一鸣气喘吁吁的站在汪掌珠的面前。
  汪掌珠最近失眠严重,总是在噩梦中醒来,大而空洞的眼睛,没有了半分昔日的神采,她对着许一鸣勉强的笑笑,“我等一下再回去,你先回去吧!”
  许一鸣看着这样的汪掌珠实在不忍心,“掌珠,跟我回去吧,如果你不想回家,就去我家吧!”
  汪掌珠不敢答话,怕稍一动,眼泪又要溢出来,原来自己表现的如此明显,连粗枝大叶的许一鸣都看出了自己是无家可归!
  可是她怎么能去许一鸣家,现在爸爸这种情况,所有人都对她、对她家避之不及,虽然许伯伯一家都很疼自己,但她怎么能去给他们添麻烦!
  “掌珠,你不能总这个样子啊,如果你再这样熬下去,人就完了!”许一鸣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摸摸汪掌珠的脸,他心里很疼,他真的想要把汪掌珠拥进怀里,一辈子保护她,疼爱她。
  汪掌珠没有动,依然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
  “掌珠,我说的话你听见了,你自己不站起来,没人能帮你,你得振作点儿?”许一鸣有些痛心疾首,要摸汪掌珠脸的手改为用力的摇晃她的肩膀。
  汪掌珠被他摇的心烦意乱,她突然打开许一鸣的双手,愤然而起,“你让我怎么振作啊?我是能变做小鸟飞走去找我爸爸啊?还是能化身上帝改变眼前的窘境?我是能变成性感女神让楚焕东回心转意啊?还是好好学习立马变成经济思想独立的白领精英啊?你说,你告诉我,我用什么方法可以改变眼前这些情况,只要你能说出来,别说让我振作,就是让我卖血我也去做!”
  汪掌珠直挺挺的站着,双手都在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多少日子来她被劈头盖脸的巨变都打懵了,本来没有什么激动的心情,但此时突然把这些事情抖出来,每说一句她就疼一分。
  她极力控制着身体的颤抖,但控制不住语调里的哽咽,“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的日子有多难熬,我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现在连家都没有了!”
  她后面的话几乎是在嘶吼,愤怒悲伤让她的血往上涌,她恨恨瞪着眼前的许一鸣,却在他眼中极深的怜惜凝视下一腔怒火如被水浇灭,最终彻底化成泄气,沮丧无比的低下头,“鸣子,我害怕,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掌珠!”许一鸣伸手就将汪掌珠紧紧的抱住,他把头埋进汪掌珠的头发里,眼泪一滴滴的渗进她的发里。
  听着汪掌珠用歇斯底里的方式诉说的着她惨烈的遭遇和凄惶心境,许一鸣真的无法再保持男子汉的硬气了,
  他一早就知道汪掌珠深深迷恋着楚焕东,可那是他只能旁观,他不能阻止汪掌珠喜欢楚焕东,现在,他更不能给她一个喜欢的楚焕东,但事情发展到今时今日,他做不到继续袖手不理。
  许一鸣的身上有种赤子之气,这样的他爱恨分明,行事间也是大开大阖的,他捧起汪掌珠的脸,极其认真郑重的说道:“掌珠,不如我带你走吧,咱们出国!”
  “出国?”汪掌珠如同梦魇般重复着。
  “对,出国,你换个环境生活,会很容易的忘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许一鸣的眼睛里发出热切的光。
  “我们出国干什么啊?”汪掌珠从来没有想到过要离开,对着许一鸣的提议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出国去读书啊,像那些留学生一样,课余时间可以去打工,可以去旅游,你离开那些烦心的人远远的,再也不用呆在你家的那个牢笼里。”
  许一鸣最后的话,终于触动了汪掌珠的思维开关,对啊,她为什么不离开呢,为什么不离楚焕东和林雨柔远远的呢!也许现在,楚焕东对自己的这个眼中钉的离开也是求之不得呢!
  “那你家会同意你出国吗?”汪掌珠深信楚焕东会同意自己出国的,她开始有些替许一鸣担心,要知道,许家可就这么一个限量版的男孩啊!
  “放心吧,他们一定会同意的。”许一鸣很笃定的回答,这些年,他的意见,还从来没被家里反驳过。
  汪掌珠想着出国的事情,慢慢的激动起来,她好像一下又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兴致勃勃的跟许一鸣憧憬着出国后的各种美好事情。
  回到家里,汪掌珠四处看看,发现楚焕东和林雨柔还没有回来,林依柔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迅速跑上楼,将自己的所有家当翻找出来,开始清点着自己的小金库。
  汪掌珠从小养尊处优,一直过着千金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对金钱并没有深刻的认识,所以她手里并么有多少现金,有的只是这些年爸爸和两个哥哥送给自己的一些首饰,珠宝。
  她在回来的时候都跟许一鸣打听好了,出国读书除了需要钱以外,还需要户口和护照,想到户口,她又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起来,可是找了半天,她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户口。

5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