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九章 世间最美的风景

  一出酒吧,凉风吹过,汪掌珠有些清醒过来,她瞪着迷醉的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对身边的楚焕东说:“哥,许一鸣还在里面呢!”
  楚焕东本来就要被气疯了,听汪掌珠说许一鸣也来了这里,他更是生气,恶狠狠的就把汪掌珠往车里塞,“别管他,让他去死!”
  喝的晕晕乎乎的汪掌珠,有些无法理解楚焕东勃发的怒意,但无论怎样,她都不会扔下许一鸣不管的,她耍赖般死死的拉住车门不上车,叫着:“你去找许一鸣,他喝多了,一个人在里面不行!”
  楚焕东拿这样的汪掌珠彻底没辙,怕弄伤她,他不敢太用力的跟她较劲,只能气急败坏的吩咐身边的保镖,“还不进去,把许一鸣给我带出来!”
  看着楚焕东的保镖把醉倒的许一鸣带出来,汪掌珠的精神一下子松懈下来,身子也随之瘫靠在楚焕东的怀里。
  往回去的车子是由丁凌跃亲自开的,走得很平稳,但汪掌珠依然有些头晕,她习惯性的将脑袋往身边这个熟悉的怀抱里蹭了蹭,可怜兮兮的嘟囔着:“哥,我头疼!”
  身边的叹息若有似无,但终究,微凉的手指还是按在她的太阳穴处,为她细心温柔的按揉着。
  熟悉而亲切的动作让汪掌珠无比的心安,此情此景,像从前无数次发生过的一样,她浅笑的合上眼睛,自动自觉的在这个宽阔的怀抱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呼吸轻浅,慢慢睡去,一脸满足的表情,纯净似婴童。
  楚焕东看着这样的汪掌珠,浑身虚软无力,他知道自己应该推开她,可是她的呼吸,如同一根轻飘柔的羽毛,无声无息地撩拨着他,她甜美的味道,悠悠萦绕着他,仿佛在诱惑着他放弃一切抵抗,他不禁俯下身,轻轻吻了她的脸侧,又像是受了蛊惑,一吻再吻,汪掌珠仍是熟睡。
  车子开进汪家别墅,保镖为他们打开车门,楚焕东轻拍汪掌珠的脸,“掌珠,醒醒,到家了!”
  汪掌珠没有任何反应。
  楚焕东看她熟睡的样子,不忍心再叫她,伸手把她抱起,下车,进屋,上楼。他抱着汪掌珠坐在床上,慢慢的伸出手,手指轻柔地滑过她秀气的眉毛,娇俏的鼻子,粉嫩的唇畔,她白皙的脸庞在明亮的灯光下近乎透明,如同暖玉一样,生怕微微一用力,就会碎掉了。
  他十三岁初来汪家,说是义子,实际上是寄人篱下,每天小心的看着众人的脸色,在汪达成严苛的管教下,他原本凉薄的内心更加的麻木,冷漠不愿与人交流。
  那时候的汪掌珠才三岁,对他们这些突然到来的哥哥都是没有半点隔阂,尤其是对他,不用适应就接受了他这个哥哥,每天跟在他身后稚气娇憨的喊着:“哥哥,哥哥”。
  他一开始把关爱汪掌珠当成一种无奈的应付,因为寄人篱下,他要懂事,他应该照顾幼小的妹妹,应该宠着让着汪达成这个掌上明珠。
  可是人心都是肉长的,汪掌珠的纯真善良还是打动了他,并且成了他黑暗世界里的唯一温暖,成了他精神世界里的一种安慰。
  楚焕东清楚的知道自己对汪掌珠的感情,但因为有汪达成,因为自己的复仇目标,汪掌珠注定是他人生中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在他的人生规划里,他是不能和汪掌珠过一辈子的。
  看着怀里这个他从三岁抱到十八的小娇娃,楚焕东心如刀绞,他知道,而今放手后,他们就是咫尺天涯,今生,必然殊途,无法再携手。
  楚焕东低头看着汪掌珠,她发间香气隐约,让他有些心神不定的恍惚,她白色内衣和黑短裤间露出一截小蛮腰,盈盈如玉,有着纯真的诱惑,他感到自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躁动,急忙将汪掌珠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可是就在他把汪掌珠放到床上时,汪掌珠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翼,微微颤动着。
  “哥,你要去哪?”还没等楚焕东反应过来,汪掌珠已经习惯性的伸出一条胳膊搂住他的脖子,仿佛孩子般娇嗔:“哥,你别走,我想你!”
  汪掌珠的呼吸里有浓重的酒气,红艳的脸上带着迷离的浅笑,猝不及防间已经吻住了楚焕东,楚焕东本能地推开她,可是汪掌珠收紧了手臂,唇上更用力地吻着,像个小妖精,逗弄勾引,万种风情。
  楚焕东只觉脑子一热,随即想过不好的念头,他有点狼狈的推开她,可是汪掌珠固执的缠上她,小孩子般没头没脑的亲吻着他,他想自己可能是喝高了,酒劲一阵阵的上涌,让他心中的焦躁越发的汹涌而起。
  他用力的推着她,有些凶狠的叫她放手,汪掌珠的小舌头却趁机溜了进来,把他所有的声音都堵住了,汪掌珠就像一个魔鬼,纯真的魔鬼,她的嘴唇温暖湿润,呼吸间有着对他致命的诱人芳香;她的肌肤盈润细洁,光滑如缎;她的呢喃娇柔媚惑,如酒醉人。
  楚焕东只是凡夫俗子,在自我崩溃的一瞬间,劈头盖脸的吻了下来,纵情般生生世世的吻下来!
  这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她的父亲是谁,他的仇人是谁都不是那么重要了,他没有办法停下来,就算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他也只想让她在自己的的怀抱里,在他的亲吻下,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让他觉得曾经拥有过的不是场虚幻的幸福。
  他只是想将她捺进自己怀里,想将她嵌入自己身体里,想让自己证明她是真实的呆在自己的怀里!
  这一刻他是如此的贪婪,仿佛要将她吞下.......
  潮汐退去,楚焕东彻底清醒过来,看着沉沉睡去的汪掌珠怔忪发呆,刚刚的一切太过于美好,以至于他连动都不敢动,因为一动,这人世间最美的风景就会碎成齑粉。
  一个晚上,楚焕东就这样看着睡熟的汪掌珠,在天要亮的时候,才轻轻的起身,其实他是多么想等着她醒过来,他是那么喜欢看着汪掌珠在自己怀里醒来的情景,半梦半醒间的汪掌珠有一点儿迷糊,又有一点儿娇媚,清纯的脸上透出极至诱惑的气息。
  可是,他终究还是要离开,离开本不属于他的她。
  汪掌珠第二天早晨醒来,头疼欲裂,全身骨头都跟着酸痛无比,仿佛只要动一下就要碎掉似的,她又把头埋到枕头下去。
  大脑渐渐恢复工作,昨天晚上的一切如蒙太奇般迅速闪回,她在酒吧喝多了,然后跟葛澄薇一起去跳舞,然后哥哥去接她回来,后来自己抱着他不肯放手……
  想到这些,她忽的惊出一身冷汗,‘蹭!’的坐了起来,可是下体随之而来的疼痛又让她跌回倒床上,她不死心的掀开薄被,看着身上的点点红痕,脑袋‘嗡嗡’作响!
  汪掌珠和许一鸣这天早晨都迟到了,葛澄薇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喝多了,还是怕许一鸣骂她,这天压根没有来上课。
  晚上放学的时候,汪掌珠没有坐许一鸣的摩托车,坐着自家来接她的车子,乖乖的回家。
  难得的今天楚焕东回来的很早,汪掌珠回来时,他已经坐在沙发里看报纸了,汪掌珠看了楚焕东一眼,记忆中残余的激情片段,不合时宜地窜到脑海里,不用照镜子,她的突然狂跳,顶着一张红腾腾的脸就跑到了楼上。
  回到自己的房间,汪掌珠镇定了半分钟,想了想,马上冲进了洗漱室,快速的冲了个战斗澡,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水粉色的裙子穿上,这条裙子楚焕东最喜欢,每当她穿上这条裙子,楚焕东都会笑着说她是他最可爱的小公主!
  今天家里人很齐全,晚宴也很丰盛,汪掌珠和林依柔坐在餐桌一边,斜对着楚焕东,林雨柔一脸幸福的坐在楚焕东身边,贴心的为他布菜,举止间略带着些许羞涩还有恋爱中女孩子特有的骄傲。
  楚焕东吃着东西,如同习惯般抬头看了汪掌珠一眼,面容平静,泰然自若,“掌珠啊,以后不可以再到酒吧去玩了,那种地方不是你应该去的。”
  “嗯!”汪掌珠看着楚焕东的视线一秒钟都没在自己身上停留,听着他公事化的疏离嘱咐,心里陡然失落,拿着筷子的手都有些抖了。
  林雨柔在一边开始说起了今天工作中的一件趣事,讲到高兴处,还绘声绘色的在表演了一遍,逗得楚焕东都笑了起来,桌上的林氏姐妹马上就跟楚焕东相谈甚欢。

5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