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四章 长夜煎熬

  汪掌珠生活里发生的巨变,让她原本就不算太外向的性格变得更加的孤僻,她成了身边这个群体里忽然冒出来的另类,周围都是比自己家庭优越出身清白的同学,她再也无法向从前那样和这些人坦然处之,也无法将自己融入这样的环境中。
  在同学面前,她总觉得抬不起头来,内心的自信荡然无存,只有那份与生俱来的,历经波折依然残存的最后一丁点儿骄傲,在驱使着她每天来这里上学,她不断的在心里自我催眠着:汪掌珠,没人能击垮你,昂起你的头!
  其实汪掌珠最初是想过不来这里上学的,可是不来这里她还能来哪里?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她会疯掉,如果转学,势必要楚焕东的协助,而现在,她最不想麻烦的人就是楚焕东。
  虽然每天汪掌珠都坚持着来上学,但从前性情温和的她变得冷淡起来,无论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就连对身边的两个好朋友也越来越不耐烦,动辙冷嘲热讽。
  许一鸣和葛澄薇把汪掌珠的转变看在眼里,他们知道她的症结所在,但都苦于医治无术,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对汪掌珠采取很包容的态度,即使她阴阳怪气。
  这天晚上放学,汪掌珠挥别了许一鸣,拎着书包,一步慢似一步的往自己别墅里面走,家里现在再也没了她的期盼,疼她的爸爸,爱她的哥哥,都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只有带着假面的林依柔,每天虚伪的敷衍着自己,让她看着就心烦。
  在快要接近主屋的时候,她隐约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笑语喧哗,那属于林雨柔特有的娇笑让她心里一颤,林雨柔回来了,是不是楚焕东也回来了!
  佣人远远的看见了汪掌珠,替她打开了别墅的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轻音乐婉转优扬,客厅里都充斥着美好诱人的饭香味。
  汪掌珠深吸了一口气,鼓了点儿勇气才走进屋里,模模糊糊中看见楚焕东和林雨柔相依的坐在沙发上,林依柔坐在他们的对面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
  “哟,掌珠放学了!”林依柔看见汪掌珠进屋,立刻起身迎了过来,对她展颜一笑,“掌珠,你哥哥和雨柔回来了,我们正等着你吃饭呢!”
  汪掌珠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是个如此脆弱的人,一点儿百折不挠的坚强也没有,她甚至不敢抬头看向楚焕东的方向,她怕看见楚焕东那张她熟悉了那么多年英俊的脸和他望向林雨柔深情的眼,她真的有些承受不住了,但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崩溃的角落.
  她垂着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声音不大的叫着:“哥,雨柔姐。”她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脸憔悴得近乎苍白,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眼底仿佛有两团阴影,
  楚焕东姿态闲适的坐在沙发上,淡笑地看了看汪掌珠,“掌珠回来了,一起吃饭吧!”随性的口吻就如同在对待一个普通的朋友一般。
  汪掌珠觉得耳朵都嗡嗡作响,她更深的低下头,紧紧咬着唇,嘴唇仿佛要被咬出血印子来,唯有这种痛楚才能提醒她现在不哭出来,她不能当着楚焕东的面再哭出来。
  “我刚刚和许一鸣在外面吃过了,不饿,你们吃吧!”汪掌珠凝聚起了全身的力气,才将短短的一句话,说的顺畅平稳。
  回到自己的房间,汪掌珠连衣服都没换,就坐到大床上,眼中盈盈的泪珠再也支撑不住,絮絮的落下来。她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天幕一点点的陷入到黑暗里,最近她总是睡不好觉,在一个又一个孤寂清冷的长夜,她梦见爸爸,梦见妈妈,梦见二哥,但最多的梦见的是楚焕东,梦见他一次,她就哭一次,受一次煎熬,但她却无法告诉他,永远都无法告诉他。
  无论汪掌珠如何的想对楚焕东视而不见,但对爸爸的担心和牵挂,还是让她不得不打消一切顾忌,去找楚焕东打听询问爸爸的情况,她想,现在能帮助爸爸的也只有楚焕东一人了。
  她知道林氏姐妹一向注重保养,为了养颜美容,向来睡得早,现在这个家里没睡的人多半只有楚焕东一个,按照楚焕东平日里的作息时间推算着,估计他这会应该去书房处理公事了,汪掌珠洗了澡,换上居家的衣服去书房找楚焕东。
  楚焕东这间书房在走廊的尽头,跟家里其他房间的格局大小相同,只是装修风格完全不一样,楚焕东的这间书房整体格调简单,每面墙上都是个大书柜,房间里除了一张书房,一张床,连副字画都没有悬挂。
  汪掌珠敲了两下门,然后就站在门边等待,如果是从前,她会象征性的敲两下门,然后就不请自如的冲进去,搂住楚焕东又蹦又跳,或者又亲又咬。
  楚焕东很快过来给她开了门,他很随意的穿着一身半旧的衣裤,站在那里还是一样的耀眼,简直不能直视。
  汪掌珠没有什么与楚焕东目光相接的勇气,她只是微微抬起目光,看到的正是楚焕东衬衣纽扣散开处,那里露出他小麦色结实的胸肌,性感的锁骨……随着这些涌现的前尘旧事让她双手哆嗦,急忙垂下目光,不敢再看楚焕东的任何肢体。
  “掌珠,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有事吗?”楚焕东的腔调很淡,像是不太乐见她这个不速之客,带着点儿他那天生的冷漠。
  不过汪掌珠现在可不能计较这么多了,她有些尴尬,有些急切的开口,“哥,你知不知道爸爸的情况,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哪里啊?”
  楚焕东的表情仍旧很淡,“我已经尽力在找关系,想办法了,但爸爸的事情太复杂,他现在又有心避开,他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掌珠,爸爸这些天有没有联系过你?”
  “没有,我倒是希望爸爸能联系我,但是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汪掌珠沮丧的摇摇头。
  楚焕东不动声色的盯着汪掌珠的脸,似乎不想漏过她脸上的每一处细节,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反映,然后轻轻一笑,伸手揉揉她的头发,“掌珠,现在能救爸爸的人只有我们两个,但是你也知道,爸爸是那样一个多疑敏感的人,能让他信任的人只有你,如果爸爸以后联系你,你一定要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尽最大的能力营救他。”
  “好。”汪掌珠面对楚焕东无意中对自己流落出的一点儿温情诚惶诚恐,她感激地抬头看着楚焕东,明亮的眼睛里充满怯生生的喜悦和无尽的信任,在她最脆弱,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多么希望这副曾经熟悉,温暖,宽厚的怀抱可以收留她,这个男人是她心中独一无二的依靠。
  楚焕东看着汪掌珠,她原来是一张娃娃脸,有着大大的眼睛,白嫩的皮肤,气质纯净,笑颜如花,但是短短的十几天的工夫,她好像瘦了十多斤,本来身形就苗条娇小,现在憔悴样子叫人更加不忍心看下去。
  一瞬间,他仿佛松懈下来,握着的手掌微微一动。
  “掌珠,焕东!”婉转的清音传来,风姿绰约的林雨柔端着一个餐盘突然出现在书房门口,水灵灵的大眼左瞅瞅右瞧瞧,脸上的笑容稍稍滞窒,但随即转头温柔的对楚焕东说着:“焕东,我怕你熬夜挨饿,亲手去给你做了夜宵,你尝尝看!”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做饭了?”楚焕东唇角弯了起来,看着林雨柔的目光中有几分欣喜,“你不是说最讨厌做饭,这辈子都不会下厨房的吗?”
  “呵呵,那要看为谁做啊,我知道你胃不好,受不得饿的。”林雨柔微笑,幽兰般的芬芳四射。
  “能吃到你做的饭,真的是三生有幸啊!”楚焕东说笑着,伸手接过林雨柔手里的托盘。
  林雨柔的意图是想走进楚焕东书房,奈何有汪掌珠挡在门口,她是个会做人的,即使知道楚焕东和汪掌珠的关系,还是很大方和善的主动对着汪掌珠笑了笑,权当打招呼。
  夹在两人之间的汪掌珠,纵然脸皮再厚也知道现在应该马上离开了,她低头惨笑,楚焕东刚刚对她流露出的那个表情可能有很多原因,但唯独不是她想要的那回事。
  她觉得面皮发烧,如同火烤一般,其实她心里明明白白,楚焕东是不会对自己再回头了,她扶着墙壁慢慢走向自己的房间,一种名为悲伤或者绝望的心情满布了全身。
  从这天开始,楚焕东开始和林雨柔在家里同进同出,他对林雨柔也日益的体贴,你侬我侬的情景随处可见,对汪掌珠的悲伤憔悴似乎都视而不见,仿佛什么都不能动摇他的心。
  汪掌珠看着楚焕东和林雨柔在一起心里别扭,她知道,楚焕东的温柔,关心,体贴都不再属于自己了,而是全部给了另一个女人,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她的影子,那本就锋锐的的目光看着她时是淡漠疏离。
  于是,汪掌珠每天回到家,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无数个夜晚她都因为这样的心里折磨辗转无眠, 她和楚焕东关系有生以来第一次变得这么糟,不是冷战,却比冷战要疏远许多。

5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