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三章 美女当道

  汪掌珠忽然就下了决心,不等了,跟医生说要出院,许一鸣对这件事情很是支持,他可不想每天看着汪掌珠这样带死不活的等待着,人总要对自己狠下一次心,才能重新回过来一次。
  许一鸣叫来了家里的司机接他和汪掌珠回家。
  时隔几天,汪掌珠再次走进这个生活了十多年金碧辉煌的家里,心中不觉感慨万千,她上下打量着满屋豪华精致的装饰和摆设,仿佛有种到别人家里做客的错觉。
  世事多变,几天之间,她的人生已经偷天换日,改头换面了!
  汪掌珠回来的时候,林依柔正斜倚在贵妃椅中摆弄着什么,见到汪掌珠和许一鸣进屋,她先是一愣,随后含蓄地敛了敛脸上微愕的表情,换上一副笑容可掬的嘴脸,起身迎了过来,“掌珠啊,身体都恢复好了吗?昨天我去看你的时候,你不是说还要住几天院的吗?如果知道你今天出院,我早过去接你了!”
  在汪掌珠住院期间,楚焕东和林雨柔虽然没有再露面,但林依柔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她每隔两天到医院看望汪掌珠一次,每次都会带去琳琅满目的水果和鲜花,顺便说上一大堆的好话。
  汪掌珠实在琢磨不透林依柔因为什么性情如同海啸一样,变的如此波澜起伏,她本来就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最近身边发生的大事情又实在是多,她没有那个精力去研究林依柔了,林依柔想抽什么风,就随便她吧!
  汪掌珠对着林依柔点点头,闷着头往楼上走,许一鸣拎着她的包也跟了上来。
  林依柔站在楼下,看着许一鸣跟着汪掌珠上楼,嘎巴两下嘴,也没有说出来什么,一则是许一鸣这些年跟汪掌珠走动的勤,经常出入这个家彼此都已经习惯了,二则是许家也是名门望族,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许一鸣进到汪掌珠的房间,把肩膀上汪掌珠的背包往沙发上一仍,人也跟着大肆肆的坐到沙发上,抬头问询着汪掌珠,“你的病好的差不多了,打算哪天去上学啊?”
  汪掌珠情绪低落,语气便有些不耐烦,“这些天耽误你上课了吧,我不用你陪的,你该干嘛干嘛去!”
  许一鸣对她无缘无故的尖酸刻薄也不挑剔,继续说着:“我让你去学校不为上课,只是想让你散散心,如果你在这个家里继续憋着,早晚还得有病。”
  汪掌珠不由的一皱眉头,还没等发火,佣人端着一盘芒果走进来,毕恭毕敬的说着:“小姐,太太知道你喜欢吃芒果,今天早晨特意吩咐人去超市买的。”
  看着那些芒果,汪掌珠瞬间失神,她喜欢吃芒果,可是自己总是剥不好,每次都弄得一手的汁水淋漓,以往吃芒果的时候,都是楚焕东剥给她吃,他的动作细腻耐心,将芒果皮一瓣一瓣撕剥到底,露出诱人的橙色,鲜妍明媚,再拈起来放进她的嘴里,又香又甜……
  许一鸣太了解汪掌珠了,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起了什么,懊恼,不甘,让他的心情在一瞬间也变的很糟,他抿了一下唇角,起身去卫生间洗净了手,回来从盘子里拣了一枚芒果剥了起来,他并不是个有耐性的人,这样的活也从来没做过,可是他低着头,专心致志,仿佛把手上剥芒果的工作当成了一项天大的任务来完成。
  尽管许一鸣很用心了,但还是把一个芒果剥的满目疮痍,自己也弄了一手一身,汪掌珠深吸了一口气,将许一鸣手里的芒果接过来,咬了一口,不知道是自己生病嘴苦,还是芒果酸涩,她只觉得满口的酸苦,真真是又苦又涩,可是她还是当着许一鸣的面是把它咽下去了。
  汪掌珠第二天就到学校上学了,她读的是本市最好的高中,也是贵族高中,能在这里读书的孩子,家里要么是高官厚爵,要么是富甲殷商,每个孩子都带着一股天生傲慢的颐指气使。
  因为都是上流社会人家的孩子,对汪家发生的巨变,汪掌珠学校里的师生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这些人看着汪掌珠的目光里有同情,有怜悯,也有幸灾乐祸……
  这种嘲笑中带着点同情的目光真的让汪掌珠很不适应,她长这么大没经历过落魄,十分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下课的时候,只是低着头,如芒在背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汪掌珠平日里的性格虽然不是嚣张跋扈的那种,但比起其他同学,她的家庭更富有些,让她在这群天之骄子里也是昂首挺胸,优越感十足的。现在她家里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有人要对她落井下石,而且丝毫不留情面。
  “听说了吗,汪掌珠家出事了,她爸爸成了头号通缉犯了!”
  “嗯,报纸上,电视上,网上,都说这件事情了,现在到处都在通缉她爸爸呢!”
  ……
  不高不低的议论声,汪掌珠每句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戳到她的伤处,可她却无力反驳,只能装作听不见,但心跳与呼吸都乱了。
  这些坐在她周围的同学现在指不定怎样看她和她家的笑话呢,她感觉自己胸前好像挂着一块儿牌儿,上面着醒目的大字--“罪犯”,还打了个红叉。
  ……
  “呵呵,这就叫出多大的风头丢多大的人,你看他们汪家平日里多牛啊,原来是做走私的啊!”
  “嗯,做的都是些伤天害理的勾当,赚的都是黑心钱!”
  “你说咱们和通缉犯的女儿在一班,不会受连累吧!”
  ……
  汪掌珠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周身的血液都往脸上涌去,她的手开始打颤,艰难的转头看了一眼许一鸣的位置,可是许一鸣不知道去了哪里,反正位置空空的。汪掌珠没有勇气再回头看向好朋友葛澄薇的位置,只能身体哆嗦的硬撑着。
  “你们说什么呢?”随着一声娇喝,一道苗头的身影从教室外面走进来,风一般来到汪掌珠的身边,用手揉揉汪掌珠的头发,就像母亲对她所充溺的小女儿所会做的亲昵动作一样,然后厉声说着:“刚才那些话谁说的,有本事的给我站出来!”
  教室里面慢慢的静了下来,来人叫嚷的声音比珍珠落玉盘更动人,“我葛澄薇在这里放下话了,如果有人以后再敢对汪掌珠家的事情说三道四,那就是跟我作对,我见到一次打一次,见到两次打两次。”
  如此无所顾忌、嚣张霸道的女孩子,就是汪掌珠最好的女朋友--葛澄薇,葛澄薇家也是财大气粗,她人长的很漂亮,拥有一头天生的波浪卷发,属于那种明艳妩媚的美女。
  葛澄薇平日里喜欢在脸上化上淡薄的妆容,穿世界顶级名牌,开着她的红色保时捷招摇过市,引得学校内外无数男生明里暗里的欣赏她,追求她。
  葛澄薇的父亲在四年前跟她的母亲离了婚,另娶了个很年轻的女人,这一举动催化了葛澄薇步入叛逆期的进程,原本性格就有些咄咄逼人的她,变得更加的乖张任性,锋芒毕露,她开始凭借自己出色的外貌和手里的金钱,结交形形色色不同的朋友,如同大姐大一样在学校里呼风唤雨。
  汪掌珠和葛澄薇同时富家女,矜贵如公主,但却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前者对自己的优越生活无知无觉,淡然处之,后者则奢华放肆,飞扬跋扈。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奇怪,汪掌珠其实是不喜欢葛澄薇这样奔放泼辣性格的人,但是葛澄薇却莫名其妙的很喜欢跟她在一起,好似跟她很投缘似的,渐渐的,汪掌珠发现葛澄薇身上也有很多可爱的地方,她开始喜欢上葛澄薇无所顾忌的青春,两人彻底的成了好朋友。
  葛澄薇还站在那里嚷嚷着,许一鸣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他快速的扫视了一眼教室的情况,低头看了一眼紧握拳头,咬着嘴唇的汪掌珠,顿时脸色突变。
  他如同保护自己领地的狮子王般,气场强大的站到汪掌珠身边,咬牙切齿的重申着葛澄薇的观点,“你们都给我听着,也去告诉其他人,以后如果谁敢欺负汪掌珠,谁敢在背后说她的闲话,我就对他不客气!”
  许一鸣仗着人高马大,又练过几手功夫,在学校也是横着走的主,有他和葛澄薇在这里接二连三的危言耸听,教室里彻底的变到鸦雀无声了。
  汪掌珠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难道他们两个就不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吗?言论自由是公民的权力,谁能管的了啊!再说了,别人说说又有什么错?还是自己家做的事情不光彩,尊严从来就不是靠别人给的,他们这样吵吵嚷嚷的,只是给旁人徒增谈资。
  “行了,你们两个快坐下吧,快要上课了。”汪掌珠虚弱的声音压倒了立威耍横的一对少年男女,葛澄薇看了许一鸣一眼,抢先坐到汪掌珠身边的位置上,汪掌珠现在没什么心情跟她说话,转头目光无神的看着窗外。
  葛澄薇看着汪掌珠迟滞的眼风,为难的抬头看看许一鸣,她这些天也是每天都去医院看望生病的汪掌珠,劝慰开导的话已经说了无数了,但汪家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大事情,又怎么是自己说几句话就可以劝解的了地。

5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热门推荐 更多>>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