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十二章 等不到的人

  汪掌珠惶恐无助的意识四处蔓延,禁锢了她所有的气力,她只能被动着由许一鸣弄上汽车。
  “掌珠,你想吃什么?”许一鸣低头问着她,很大方的说着:“今天我请客,你想吃什么就说!”
  想吃什么?汪掌珠觉得自己一想东西头就疼得厉害,许一鸣紧盯着自己的两只眼睛大的诡异,想要伸手推开他,但手一抬,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身体瘫软了下去。
  许一鸣立刻就慌了,“掌珠,掌珠!”他喊了她两声见她不回应,急忙吩咐前面的司机,“快点,去医院,快点……”
  冰凉的针头一扎进血管,汪掌珠就恢复知觉了,她疼的一抽气,“别动!”两个声音齐声喝止。
  护士动作利落的用胶布固定好针头,把她的手放回床边,嘱咐一句:“不许乱动啊。”又转头对许一鸣说:“她的家属呢,来了吗?”
  “我就是。”许一鸣挑了下眉,年轻的脸上一脸担当。
  护士用明显怀疑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一番,许一鸣终于有了些觉悟,瞥了一下嘴,“我是她哥哥,她的一切我都可以做主的。”
  他这句话刚说完,躺在床上的汪掌珠脸色倏地一白,仿佛被戳中痛处,大眼睛忽闪明灭了两下,又掉下眼泪来,引得护士再次用疑惑的目光将许一鸣上下打量一遭。
  医生诊断,汪掌珠是因为严重脱水低血糖才引起昏厥的,许一鸣叫司机出去买了饭菜回来,菌汤,炒青菜,酱牛肉,且不论是否适合现在的汪掌珠,看着还挺丰盛。
  虽然汪掌珠口口声声的对自己说楚焕东变了心,许一鸣对这件事情也是耿耿于怀,但楚焕东对汪掌珠的在乎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并且楚焕东现在也是汪家的一家之主,许一鸣终究还是不敢托大,在送护士出去的时候,他还是顺便给楚焕东打了电话,通知他说汪掌珠昏倒住院了。
  “先喝点汤,然后再吃些牛肉,这样身体就有劲了!”从来没有照顾过人的许一鸣,动作笨拙的喂着汪掌珠喝菌汤,“医生说了,你就是被饿昏的!”
  汪掌珠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吃东西,靠在床头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许一鸣压制着他的少爷脾气,上下动了动眼珠,低声叨叨咕咕地说:“掌珠,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如果不吃点东西,等一下就不是昏过去了……”
  汪掌珠继续装尸体,一动不动。
  许一鸣无奈的将菌汤放下,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听见外面走廊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有规律的脚步声。
  “我哥来了!”汪掌珠像诈尸一样突然从床上弹座了起来,一脸惊喜的看着许一鸣。
  “神经病!”许一鸣看着汪掌珠暗恨的咬咬牙,但在她殷殷的目光注视下,还是不得不起身去开门。
  来人果然是楚焕东,他被几个保镖众星拱月般簇拥着走在前头,黑色的外衣衣袂微动,五官英挺眸如寒星。
  楚焕东走进屋里,先习惯性的环视了一下整个环境,然后视线从汪掌珠的脸上划过,有那么一刹那,不着痕迹地微微一晃,眼底像是闪着细碎的光,却又稍纵即逝,然后才开口问道:“掌珠,怎么会突然昏到了?医生怎么说?因为什么病的?”
  汪掌珠一看见楚焕东来了,大眼睛里面就起了泪水,只是被长长的睫毛托着,正在将滴未滴的时候,楚焕东一句貌似关心的问询,让她的泪珠就刷的一下争先恐后地落了下来。
  “哭什么?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动不动就哭?”楚焕东微有不耐的皱皱眉头。
  许一鸣跟他只隔了两三步的距离,连楚焕东眉心那两道细微的纹路都看得清晰明了,他不禁握了握拳头,转头恨铁不成钢般的瞪视着汪掌珠,没好气的说:“你的眼泪怎么这么不值钱啊!别哭了,没人稀罕!”
  楚焕东的神情一凛,微微斜过的目光刀锋般瞟向许一鸣,只是这个时候许一鸣正背对着他,拿着湿巾狠狠的给汪掌珠擦着眼泪。
  这时,门外又一阵脚步声传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匆忙的走了过来,远远的就笑容可掬的向楚焕东伸出手,跟他打着招呼,“楚总,您过来了……”
  楚焕东看见这些来人表情没太大变化,矜持的跟来他们打着招呼,又问了主治医师一些汪掌珠的情况,听医生说汪掌珠并无大碍后,他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说:“麻烦你们将她换到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药品,配备最好的医护人员,还有,”他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不伦不类的酱牛肉和菌汤,“给她配备最合理的餐点。”
  “好,楚总,我们马上去办!”医院的人连连点头称是。
  “焕东,该走了吧,那边的晚宴已经开始了!”随着一声娇呼,林雨柔出现在病房门口,一身v字领的黑色长裙一看就是和楚焕东衣服遥相呼应,腰间一条白色的珍珠系带随着她的脚步垂垂坠坠,她走到楚焕东身边站住脚,很自然的挽上楚焕东的胳膊,笑盈眉目,“掌珠,感觉好点儿了吗?”
  汪掌珠见楚焕东来看她,本是满心欢喜的,但见林雨柔这个时候还跟在他的身边,心口一阵怆然,即使楚焕东现在什么都给她配备最好的,让她享受着总统级别的待遇,一切也都是惘然!
  现实已经无比清楚的告诉她了,她再也不能像从前每次生病时抱着楚焕东的胳膊撒娇说能不能不打针,能不能不吃药,啰里八唆的胡搅蛮缠了,楚焕东不同意她就眼泪汪汪的假装委屈了!
  他的哥哥再也不会像从前的无数次一样,抱着她,哄她,劝她,逗她开心了,再也不会因为她一场小小的感冒彻夜不眠陪在她床边了!
  从前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情节,全都是一段段让人肝颤寸断的回忆!
  汪掌珠把酸涩的眼泪忍下去,扯开一个笑容佯装轻松的对着林雨柔笑着:“没事,我什么事情都没有!”神情里留露出种与生俱来的倔强和骄傲。
  楚焕东看着汪掌珠因为泪湿而愈加卷翘的长长睫毛,明明看起来那样伤心,可又满脸写着隐忍的委屈和倔强,仿佛是个刚刚受了欺侮的孩子,他只觉得心头像被什么利器狠狠的戳了一下,疼的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微微抬眉,挽着林雨柔离开,心里却知道,这不过只是开端罢了。
  看着楚焕东和林雨柔相携着离开,汪掌珠将头埋在被子里,再次放声大哭,这一天,她仿佛把这十八年来积蓄的泪水全部哭出来了,委屈,不甘,伤心,泪水像开了一样,她小小的手紧紧的攥着被单,人都哭的瑟瑟的发抖
  许一鸣看着汪掌珠皱紧了眉头,他走上前搂住汪掌珠,什么安抚性的话都没说,因为他获知的汪家的情况和眼前发生的情景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此时,任何语言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只能用右手一直握在汪掌珠的左手。
  汪掌珠病了。
  这天晚上,她是彻底生病了,半夜的时候她发起了高烧,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因为两天没有吃东西,她身上半分力气都没有,睁开眼睛看着四周一片漆黑,头又痛又胀恨不得炸开来才好,她再也没有力气保持清醒,模模糊糊中只能抓住一点头绪……她想,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爸爸……哥哥……
  汪掌珠连续四天没睁过眼,只是嘴里不停地发出模糊的呓语,许一鸣被吓得半死,连学校都不去了,每天都守在汪掌珠的病床前。
  病房里很安静,药液缓慢地一滴滴落下,流淌进输液管,许一鸣坐在汪掌珠的床边,看着病床上孬弱无依的汪掌珠。这么多年,汪掌珠笑也罢,哭也罢,调皮捣蛋也罢,强词夺理也罢,就连难过失意的时候,她也总是生气勃勃的,可是只是两天的时间,她竟落得这样!
  直到第四天,汪掌珠才勉强的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张放大了的焦急的脸,她虚弱的叫了声:“鸣子!”声音嘶哑的把自己都吓了一跳,眼眶自然又红了起来。
  许一鸣又是欢喜又是难过,“你个笨蛋,我以为你睡过去了呢,你还知道醒过来啊……”说着哽咽难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仰起了头,但眼角终于有泪溢出来。
  汪掌珠又住了几天的院,病情基本好的差不多,医生说她可以回家了,可是她却不死心的推说自己头有些疼,说再等等,再等等,因为她要等的那个人,还没有来看她。
  许一鸣自然知道她在期待着什么,他不厌其烦的,第N遍的告诉汪掌珠,“你哥随着商团去国外考察了,在你生病的当天晚上就走了,你还在这里等什么啊?”
  汪掌珠对这样的自己也是又痛又恨,恨自己到这一步了竟然还在等他来。

5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