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中文书城

A+
A-
打赏
  • 500铜币200铜币 100铜币50铜币
  • 铜币
  • 余额 支付宝 微信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支付金额:0元

1、滚动鼠标上下移动屏幕

2、使用快捷键移动屏幕

  • 上移

    上移

  • 下移

    下移

  • 上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下一章

取消

确认取消订阅?

第八章 铁血无情

  汪达成忽略掉楚焕东那双红的几乎快要流出血来的眼睛,脑袋一晃,挣脱了楚焕东的枪口,极力狡辩着:“你哥哥把我当好朋友了吗?他是把自己当成了万能的救世主,在对我的施舍和援助中寻求那种高高在上的快乐!再说,你哥哥会什么?他只会读死书,只懂风花雪月,根本不懂经商之道。
  我帮他打理生意,帮他出谋划策,才有了刘家后来繁荣昌盛,但刘家根本没有看重过我,他们每个人都戴着有色眼镜看我,轻视我!那样辛苦付出还被人家鄙视的日子我过够了!
  所有人中只有子梅,她欣赏我,理解我,温柔的对我笑,所以我要和她生活在一起,为了她付出一切我也再所不惜!”
  这些年,汪达成对于自己做下的亏心事已经极其善于自我安慰,他不断的对自己做着心理暗示,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夺回自己应的,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和所爱的人在一起,这些年无法启齿的心事如同脓疮,今天这样痛快的说出来,他竟浑然不觉自己有多么无耻,仿佛大义凛然。
  “无耻!”楚焕东咬牙切齿的骂着,随着“叭”的一声,汪达成的右脸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两颗牙齿被摔飞到了地板上。
  凭着汪达成的身手和训练有素的反应绝对不会挨上这一掌的,但他却没有躲过楚焕东的出手,他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自嘲般苦笑一下,“没想到你年纪不大竟有这样深沉的心机,你不但向我隐瞒了你的出身,连这么好的伸手都瞒过了!”
  “不然怎样?像我哥哥那样被你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死!汪达成,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
  汪达成看着楚焕东剑眉蹙起来,眼睛里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那是一种锁定了对手的阴鸷,汪达成也算是了解楚焕东,知道他隐忍成性,一般生气到极点都能保持脸上的平静,但此时他的狠,他的毒再也不打算掩饰了!
  汪达成心里终于有了莫名的恐惧,示弱般叹了口气,哑声低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害死你哥哥的凶手的?”
  楚焕东的情绪慢慢平复了几分,他看着汪达成颓败下来的气势,仿佛满意的扬扬眉:“时不我待,汪达成,你真不该太嚣张!”
  汪达成深知楚焕东的冷血无情心狠手辣,其实这些年他总觉的楚焕东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无数次的起了杀了楚焕东的心,但爱妻总是明里暗里的维护着楚焕东,娇女更是大张旗鼓的依赖着楚焕东,他只能经常派他去些会发生 意外事故的危险地方去做交易,或者装作无心的让他去跟最阴险的军火商毒贩子谈生意。
  可每次楚焕东都凭借着他杀人不眨眼的铁血手腕和足智多谋的深沉心机化险为夷,并且还会顺便的收服人心,扩充地盘。
  多少年来,桀骜霸道的汪达成终于无奈的在楚焕东面前俯首低头。
  “也许是苍天有眼,可怜我哥哥一家死的太冤,太惨,在你去孤儿院偏偏就挑中了我,我来了你家后,看见了你的妻子,马上就认出了她是哥哥最爱的女人,只是她好像已经忘了有过一面之缘的我。”楚焕东掏出一支烟,慢慢的给自己点儿上。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真相,缺的只是思索和探寻,其实想要证明是你害了我哥哥并不难,因为哥哥的家财都明里暗里的变更到你的名下,被哥哥视若珍宝的王羲之的字画被挂到你的书房,哥哥最爱的女人被你夜夜的搂在怀里!”楚焕东使劲的握着拳头,他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再次挥拳揍上去。
  汪达成脸色一片惨败,他坐在那里,讷讷低语,“你怎么说我都行,但你不能怨子梅,这件事情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错,她并不知道是我害了你哥哥!”
  楚焕东冷笑,死了的叶子梅和活着的汪掌珠就是汪达成的软肋,“我来你家的时候掌珠三岁,那时候哥哥死了三年,这就证明是在哥哥惨死之后她迅速的嫁给了你,即使她不知道是你害死的哥哥,那也是在这之前你们就已经狼狈为奸了!”
  “没有!”打算俯首臣服的汪达成被激怒了,他满脸涨得通红,连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子梅那时候虽然对我不错,但我们从来没有逾越的地方,她对我没有一星半点的想法,后来你哥哥死了,她更是悲痛欲绝,几次都差点自杀了,后来……后来我就用酒灌醉了她,跟她成了好事,你也知道她性子柔弱,于是就无奈的跟我在一起了,再后来,我们有了掌珠,她才慢慢的忘了从前的事情,开始一心看护着掌珠,跟我踏实的过日子。”
  汪达成并不傻,相反还很精明,经过跟楚焕东的一番深谈,立刻如同顿悟,他凄然惨笑,“恶有恶报,是我害了子梅!楚焕东,你真的以为子梅不认识你了吗?自从你来了家里,子梅开始每天晚上做恶梦,每次我要教训你时她都会找遍借口为你求情,也许就因为你的原因,她在后来的几年里一直郁郁寡欢,所以才会那么早的就过世了……”
  楚焕东冷眼看着汪达成的老泪纵横,不屑的笑着:“汪达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多少次想杀了我吗?我就是利用了叶子梅的心慈面软,利用了她对我哥哥的愧疚留恋,利用了掌珠对我的依赖爱恋,利用了你的借刀杀人,不断的充实自己,才得以在你这个魔鬼面前活下来!"
  汪达成看着楚焕东笑逐颜开的脸,眉目后全是阴谋得逞后的得意,他知道楚焕东隐忍背负了这么多年,此时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了,楚焕东一旦撕去伪装,释放出蛰伏在内心里的野兽,就是绝对的暴力!
  楚焕东拿着手里的枪擦拭着,那银亮的枪身,在灯光的照耀下,发着诡异的光,汪达成想着楚焕东以往含笑杀人的样子,不由的打个冷战,楚焕东一边微笑擦枪,一边盯着他的脸,似乎不愿漏过那上面的每一处细节,如同猫在戏耍老鼠,仔细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楚焕东这么些年已经习惯了残忍,他越是这样笑着,越是让汪达成觉得恐惧,这不是一场游戏,拿在楚焕东手上的是个百分之百要人命的东西,现在只要楚焕东扣动板机,就会立即取了他的性命。
  死亡,近在眼前。
  “焕东,子梅临死求我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让我善待于你,说你将来可以照顾好掌珠!我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但你看在子梅对你有义的份上放过掌珠,你看在掌珠对你有情的份上放过她,你可以把她送到国外生活,你也可以不管她,吧她扔到大街上任她自生自灭去,我只求你看在她痴心爱你的份上,放过她吧!”汪达成用一种非常悲伤哀肯的眼神看着楚焕东。
  汪达成知道楚焕东同自己是一种人,没有心,没有感情,只有手段和心机,他机关算尽,步步为营,招招毙命,凭的就是心如钢铁,残忍歹毒。
  但这个有着狼性的男人,由始至终肯赠与温柔的只有汪掌珠,一直珍宠着自己的女儿,即便楚焕东说他以往对汪掌珠的好都是在做戏,但汪达成此时也只能打出这张温情牌了,因为楚焕东的那些无所不用的残忍手段都太过阴毒,闻者色变、谈者心惊,即使女儿从今后流离失所,食不果腹,也比真正的落到楚焕东手里好过。
  楚焕东睨着汪达成那张老态卑微的脸,曾经阴狠毒辣不可一世的汪达成如同被人抓住鳃喉,动弹不得的鱼,只能乖乖等死,他蔑视性的笑着,拿着手里的枪,玩笑嬉戏般不是的瞄准着汪达成,"放松些,汪先生,这种事情你不是经常做吗,别那么紧张啊!"
  汪达成面对着楚焕东每一次瞄准都心惊肉跳,他知道楚焕东是想在精神上让他崩溃,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扮相可笑的小丑,他涨红了脸,对于楚焕东此时的戏耍折磨简直无法容忍,“楚焕东,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给我个痛快!”
  楚焕东叹了口气,嗤笑地看着神色紧张的汪达成, 骤然间,他的眉间充满了肃杀之意,暗沉的一声闷响,汪达成‘哎呦’一声惨叫,脸色苍白的栽倒在地。
  楚焕东吹了一下还带着余烟的枪口,轻笑着说:“如你所愿!”

5人打赏,最高打赏10铜币

cread
打赏

打赏成功!

壕~感谢打赏

不再提示
确认

您将打赏1枚铜币

确认

请在新开页面中完成付款

付款金额:30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

二维码

账户余额不足,请先充值

去充值 刷新页面 取消